绣春刀2(个人理解)人物小传

给前面的流水账打个目录(估计也没人会看):

[1]  [2]  [3]  [4]  [5]  [6]  [7]  [8]  [9]  [10]

这篇姑且算是流水账的附录,总结陈词一类的吧(反正也是自己爽)

----------------------------------------------------

据说演员在塑造角色之前都会写人物小传,我这边当然不是演员演戏,不过也习惯于给自己定位一个人物大略的形象轮廓,方便自己把握人物形象,RAM脑没内存,所以不得不写个总结,不然自己头前写的什么就全忘光了。

虽然我是期望自己能绝对客观理性地看待每一个人物,但是毕竟肉体凡胎,不可避免的会受情感因素影响有失偏颇,尤其涉及到裴纶相关很大可能出现无理性不客观肆意发散。

一切理解基于电影本身,且基于个人对电影的理解,会有一些联想发散,尽量基于合理逻辑展开,但也可能与实际原作设定不符(但是原作设定是导演脑内的东西所以说谁知道呢?)

联想发散部分为了语言通顺就尽量不写“可能也许大概我猜的”这类词了,大家知道是“可能也许大概我猜的”就行(。

(还会有一些零零碎碎的小东西,攒设定什么的——不,并不是为了我自己写文打底用的,我这种智商100的怎么可能写得出文?)

(Again可能会有大量个人的无理性不客观脑补。可能随时会有修改增补,以下:)


沈炼:

人物性格核心要素就是“被动”。往难听一点说的话就是懦弱、软弱、怂。就是普通小人物常见的那种性格。不会主动去颠覆现有的生活状态,甚至会把大部分精力放在维持这一状态上,遇到大事先退,直到退无可退的境地才会被动地放手一搏。永远不会主动地在还没有到达无计可施万策尽矣的状态之前对生活稳态作出改变。标准的日常生活中常见的“普通人”。

然后还很犹豫,很多时候他做个决断都犹犹豫豫磨磨唧唧,总之很难快速下一个决断,因之有时候会错失良机有时候直接害人害己。是说这人的性格,我觉得多亏了张震那一张脸,又冷又硬,假使是没有这张脸,单凭这个人物的性格…啧啧啧啧(邓摇)比如你带入个陈俊生的脸试试,其他性格行事一切不变([笑cry]够了你够了[允悲])但是有了这张脸,一切就大不一样了,至少对路人来说,那是能形成相当的错觉的,当挡箭牌使给他省了不少事。但是对于对他有深入了解的或者对他一看就透的人(很可惜他也太容易被看透了,尤其他身处的那个职场,几乎随便个人都能看透他),脸这个障眼法就不起作用了。

但是他的脸还是很重要。改变整个人物形象那种等级的重要。(虽然我越想越觉得如果刨除脸的话这个人物性格越想越像陈俊生[笑cry]够了你快够了)

道德水准普通一般人,但是由于他所从事的这个职业的问题,与这个道德水准其实是相冲突的。对路人倒不如何,但是出门办事但凡遇到一个他认识的人,这简直是马上就崩。而他应对这个冲突的方式是同上,能退则退,退无可退,才会放手一搏。不过从另一方面看,他也不会因为两者的冲突而对自己的道德水准作过多退让,道德水准这个滑块在他这应该算是比较难推动的,所以在这方面他可以后退的余量不多,很容易就被逼到退无可退的程度。

智力水平一般人,但是直觉一流,很多时候遇到危急时刻是靠完全不流经大脑的直觉作判断行事,实际效果比起凡事过脑子的智力派其实还要好上很多。这种人如果作为纯战斗派or武/体力派的话,估计是会让凡事靠过脑子作判断的那类人能羡慕嫉妒恨的存在,瞬间反射奇快命中率还非常高的那种。(感觉是挺适合顶尖级竞技运动员的属性。(但是真到了纯需要用智力的场合就不要找他了,会砸。

情商不高,社障,上班回家两点一线的那种,怕是和同事们日常也没啥交流。指不定是因为他从内心底就不喜欢这份工作的缘故,既然不喜欢要什么交流,与人交流不如撸猫。但是没办法生逢其世能有这份工做已经算很不错的了,不做不行。还好有陆文昭一直罩着他,可以说已经比一般人要少受压多了。但是以沈炼的情商,他是不是能get到这点是个问题。

同样的混官场的能力也很差,如果没有陆文昭罩着早死了千八百回的那种,然而同上他能不能觉出来是个问题。

因为被保护得太好了,居然能够在厂卫这种官场里混这么多年的前提下,还保有那么鲜烈的性子。(如果没人罩一天估计能得罪人八十回)

武力值还不错?官方设定S级,虽然我觉得这么一写实系里强行分级没啥意思,大家都是半斤八两的高手,一场架打赢打输是看天时地利人和的。不过他是直觉系,所以在打架这种事上是有天然好处的,电光火石之间反正你靠脑子也反应不过来,纯肉体的比拼还是直觉系感觉最吃香。

前面说他犹犹豫豫难以下一个决断,这是有时间给他靠脑子思考的情况下,越想越犹豫,越想越容易怂。在电光火石之间没时间靠脑子思考只能靠直觉的情况下,他反而很容易做甚至能做出正确的决定来。真·the·直觉系。

人生最大奇点:妹子。什么叫奇点呢?就是你一遇到这项就会颠覆掉上述所有的基础属性,完全不按原本的基础行为逻辑行事,上述所有说法都不再成立,且直接失去一切判断力。所以沈炼一遇到妹子就一点也不被动了,情商(对妹子专用)(存疑?)也高了,然后判断力下降到连直觉都不起作用的程度。基本就是属于一碰上妹子就进入“搞事!搞事!搞事!给自己搞事!给身边人搞事!”状态,而且智商直接掉线,有毒啊。

这个人在失去了所有退路且不面对妹子的时候还是挺可靠的(……这什么属性),能打,靠直觉判断力也还行,虽然到不了能指挥整个作战的程度但是至少不会出昏招,算一个可靠的战斗单位,行为表现也颇有些英雄意气——当然前提是失去退路只能放手一搏+身边没有妹子(。

拥有固有属性:克死一切上升到朋友层级关系的男性、并在一切与自己属意的女性的关系中位居备胎。

官方设定:江苏人氏


裴纶:

聪明,聪明,还是聪明。

没了(不是)。总之是我对这人物最大的印象,其他的都属于边角料,靠边儿站。这个人脑子太好了,我对脑子好的人有程度以上的喜欢,所以必须拿出来好好说道说道。

这个人脑子是绝对的好,我甚至觉得如果排除权谋之术,他是本片智商最高的角色(是说我一直觉得权谋之术不算智商,你看那么多高智商低情商的范例),大明神探,业务能力超强,虽然不知道算不算一流水准,但是至少具备独立勘察现场、验尸、重现现场、推理等技能。过去是北司的,被贬去南司的理由自己说是“尾巴翘太高”。合理怀疑过去是那种智商高情商低的角色(很正常,一般神探都这样(x)智商高的人很容易眼高于顶,独立业务还好说,混体制内嘛……需要被现实教育教育才能学乖)搞不好是因为业务能力过强所以没眼力界儿的大包大揽,挡了人家有背景的升迁之路或者动了人家有背景的人什么的,故被一脚踹飞(好在是有能力,要是没能力估计直接灭了都是有可能的)。要是被丢到职场氛围还好的环境下说不定能混的挺不错的,靠实际能力。

情商高,不过是后补的,吃一堑长一智,痛定思痛充电学习的,反正聪明人学什么都快,从零基础也是飞速发展到了还不错的水准。现阶段的水准应该是混好他这个职场没什么问题的等级,但是要再往上溜须拍马打折脊梁这种程度他的性子恐怕也干不出,也就是完成本职工作没问题的程度吧,所以混到现在这层级差不多怕是也到头了。好在他好像对过高目标也没什么追求,就靠实际能力+年资混着吧,虽然也不是完全放弃升迁,但是还是靠自己办事能力来混资历,多余的事他的性子怕是也干不出来。(比如为了要升“创造”机会也要升之类的——不过本职工作所需的一些花花样样他估计也是毫不抗拒的。)

混官场的能力也是不错的,不过是后期自学而且做不到老陆那地步应该,就一般应对无虞吧,好好混能正常攒年资升到正常按攒年资能升到的职位然后正常退休的那种。不过比起那种天生是为官场而生的钻营之才还是差很多了,而且从他“只有殷澄一个朋友”来看骨子里还是脱不了一股天真,所以这种靠后天学习恶补来的能力能保住他混到中层差不多已经是顶天儿了。再往上怕是有(他自己未必能意识到的)瓶颈。

道德水准一般人以下,所以比起沈炼他对自己这工作适应度良好,不会有乱七八糟的心理障碍,如果单论查案的话说不定还挺如鱼得水的。对工作没有抗拒干起来就顺手很多,为了达到工作本身的目的他的道德水准也是没有什么障碍的,只要是为了工作本身的目的什么手段都做得出。但是也不是变态,对于多余的事就没什么兴趣了,办事手法都是直接指向目标的,一切手段都是为了达成目标,出击,完成目标就收手,达成目的后就不做多余的事,没有什么“兢兢业业”要“超额完成目标”的心思。求取功名的思路也是兢兢业业完成本职工作而不是搞一些“额外创收”。(不好说这种算不算在那种世道里的会混,一半一半吧。)思路很透彻,逻辑链很清晰。

比起沈炼来可以说是很擅长下快速决断了,干净利落不拖泥带水,而且一旦决定了什么就不会回头的感觉,行事风格都是直线的。确定目标,直线出击,要干就干,这个人的整个行事逻辑都是这样一个感觉的。

应该没什么背景,搞不好陆文昭罩下的沈炼对他来说都算蛮有背景的了。没有背景的人行事就要更小心一些。所以只能靠不断地武装自己,姑且靠自己的实力还算混的可以。

在本职工作以外,热爱生活。看那精致的吃和精致的小本本。不如说他的全部行事出发点都是为了让自己过得更好些。包括认真工作也好,包括记小本本也好(黑账怕是不少但是看不出来有用过的样子,非到性命交关之时不轻易动,不然也不至于滚到南司,怕不也是只作为“保险”留的最后的杀手锏——当然,对于一个没背景的人来说随随便便甩黑料也是犯蠢的行为,他当然不会蠢到去干的地步,那都是最后的杀手锏),一切也都是为了维持自己理想的生活,为了自己活命,再进一步为了自己活得比较品质生活。本质上他和沈炼是一个层级的人,不过他道德水准没那么多障碍,所以呆这职场呆得更舒服一点。

当然以上全都是在没有外力干扰的情况下。

人生最大奇点是朋友。一旦遇到“朋友”相关的问题,上述一切全部推翻,什么为自己如何之类的判断力怕是也一点不剩。一旦他认定什么人是朋友,那行事准则几乎就全围着朋友为中心转了。以自己为中心立马转移到以朋友为中心,智商在行事上倒是不一定下降,只不过判断如何行事的标准全部不围绕着自己了。一旦撞上朋友相关,后天习得的情商和混官场能力基本也就直接丢了,只剩下尽一切所能完成目标的本能——当然这个目标也是围绕着“朋友”。一旦被他认定为朋友,那真是掏心窝子的对你好,掏出赤裸裸红通通的一颗心来给你看的那种。跟“朋友”说话的态度好像也比一般情况要严肃正经地多,滑那都是对着外人耍的。

当然这前提是面对“他认可为朋友的人”,一般外人嘛,还是参考“道德水准一般人以下”。

不如说“朋友模式”下,才是没有伪装的真实的他。不过出于各种原因,他的日常伪装太厚了。

武力值不如沈炼,但是靠脑子补,善于借助外物地利机关策略ect.,也许对以弱胜强颇有一点心得?靠脑子补完以后的输出功率不比沈炼差很多。但是在没有外物可以利用的条件下就会渐渐显出越来越大的差距。(所以擂台战怕是不行的,需要给他一大片场地和地形来才能打出最高水平的那种)打配合战和有高度默契的时候,会是非常好的战友和助攻。虽然自身攻不够高,但是组队小队队友能全队+攻40%的那种。

(其实个人感觉烟对他来说比吃更重要,毕竟形格势禁时他可以放弃吃,但是感觉烟是不怎么放弃的(当然也不是啥时候都抽,气氛严肃紧张的时候他也没有抽的。还是在他本人比较放松的状态下才会抽)

哦对,是个很放得开的人。没有体制内相关需要考虑的时候,相当放松与洒脱。——感觉本质上是个更适合传统武侠江湖的人物。(但是,身居写实系世界的话不工作赚钱没法吃饭啊是吧[笑cry])沈炼出了体制内还有一种被动的犹犹豫豫的感觉,稍微给他个长一点思考的时间和新的退路他还会委曲求全地回去,裴纶倒是感觉一旦一夕开了羁绊,就再也回不去了。

官方设定是山东人氏(这么一想所谓的威海卫分道扬镳莫不是他还有处可去?)

(PS.题外话雷老师的手指真是细又长,比阿震的好像还要细一点,而且白(。)单看手真是好看(好了知道你绣春刀系列万年掉坑颜值最困难户悲痛不已了(没有)。

(以及我觉得他正经不笑的时候比笑起来的时候要好看一点,还有某个谜一样的颜值高峰半侧颜角度(行了不要找补了找补不回来的快闭嘴了。


陆文昭:

沈炼的妈。(不是)(……………………………………其实也差不多远了)

不论是出于何种原因,救命之恩、对后辈的欣赏、“虽不能为心向往之”的某种纠结的羡慕……总之他保护着沈炼,过保护着沈炼,让他在【这样】的一个官场上还能保有着自己那点小脾性生存着,甚至能坐上百户之位,还能遥遥目指副千户。——不过以沈炼的情商,他能不能get到这点就是个问题了。

标准的妈。

打折脊梁求取功名——倒也不是他本心所愿,混官场,论起油滑,更在裴纶之上,但一切都不是出自他的本心,论拧巴自己的本性,他可算是一等一的高手了——这也算是官场必由之路。他这点做的好,所以他更适应这个官场。但并不代表这样做是他本心所愿。

道德水准嘛,本质上可能和沈炼差不多,但是他和沈炼不一样的是,他身为自己的一切,都是可以打碎的——并没有什么退无可退。

他可能也为保护沈炼打折脊梁过,但在某些情境下,他却可以毫不犹豫地舍弃沈炼的生命。

在与他的另一个“重要的东西”相冲突时。

他当然是有自我的,小的自我,那里面有他喜好的东西,想要活的方式,想要保护的人。但是为了这另一样“更重要的东西”,他可以粉碎自我。

为了他心中的“大义”。

为此,他的自我,可以全不存在。

这不算什么奇点,而是他身上完整的两面,为了信念,可以付出所有。付出自我,付出性命,付出一切。

这在古人、乃至后世一些素有传统教化的人身上,很是常见,一点儿不奇怪。

他们是视信念为第一位的,为此,个人的一切,全不重要。

在陆文昭身上,体现得更极端一点:为了他认知中“高尚”的目的,可以做出最卑下的行事。

一切为了目的,过程全不重要。这点和裴纶倒是有点近似的,不过他所立足的层面与他所行事的层面,与裴纶这等小人物相比高过不止一个层面。

也更加没有转圜余地。

反正对他来说,事物的重要性也是分阶层的。“大义”更在他的自我之前,为此他的喜好不重要,他的人格不重要,站在“大义”面前,他可以化作一颗毫无感情的棋子。

(剧情里没有作这种极端的矛盾安排,说起来我倒是真的很好奇,如果把他的“大义”和丁白缨放在天平两端,他会选择哪一边?——很难说。)

他曾经想把沈炼拉到他的阵营这一侧来,这大概是他为“两全其美”做的最大的挣扎了,既顾全自我,也顾全大义,奈何沈炼没有买帐——沈炼的道德水准线还是他们这职场一般往上水准的,陆文昭也许本心里也是的,但是在“大义”面前,他的本心早就什么也不是。

怕是经年粉碎之下,连他自己也不再记得。

为此,他可以利用沈炼、把沈炼推进火坑里,甚至于杀掉沈炼。

这一切甚至可以与他“保护沈炼”是平行发生的。

其实也不算矛盾。一面是真的发自真心在疼爱孩子,甚至于是惯坏孩子,惯坏到离了母亲没有独立生存能力的地步;另一面是执着地想要孩子走自己定下的路,如果坚决不从,便下手毁了他也好——这在传统思想的母亲身上也并不少见。

结果还是妈啊。

不过陆文昭这个人物说到底没有真到古人范例的愚忠的极限,最后发现自己也在为了“大义”被出卖舍弃的棋子之列时还是会震惊与不信的,说到底他还是有自我的,所以会为此惊异与崩溃,若是古人那愚忠的极限,怕不是要慨然赴死含笑九泉。

(所以我还是很想知道,在本作的设定里,如果把“大义”与丁白缨让他作天平两端的抉择,他会如何选呢?这是一个探讨这个人物“忠”的程度问题。)


北斋:

我拒绝对这个人物作出评价,因为她全身上下压根没有一个能够统一逻辑自洽的完整逻辑。如果我顾了前半截,就和后半截矛盾,反之亦然,按下葫芦浮起瓢,总之是没法自成逻辑。

如果强行要从全片她的表现给她归纳一个比较统一的形象的话——

一个小女孩。不管是天赋也好高人指点也好,有高超的画技。然后——中二。

既没有斗争经验,也其实没有深刻的思想体系,只是单纯的叛逆,恃着自己有才,中二。

可能为此被反叛组织看上,说实话也是一部分意义上的被利用,毕竟她的思想认识基于阅历,只有浅浅一层,看不到更深入的东西。本质上还是一个单纯的小女孩。既没有斗争经验,也没有思想见地。除了画画的才艺,也没有更高远的东西了。毕竟中二不难,中二谁都会。利用和发散中二,才是更心机深沉的老狐狸们去做的事。

所以其他的部分,就和一般这种年龄的小女孩的水平一样。恋爱也好,判断力也好。

毕竟她只有这等年岁。毕竟她不是妖怪。

抛开天赋之才,不过也只是一个普通的小女孩。


我甚至觉得不是演员的问题,因为在每一个局部,她所表达出的形象和(看起来)剧情要求她表达出的没什么出入,只能说,从一开始这个角色,就没有被设计成很复杂的角色。从一开始,它所被要求表达的,就只是这么单薄的一层含义罢了。所以我还是觉得这是从根本上的角色设计问题,大锅甚至不在演员。


这个人物简单吗?

自然简单。因为她原本就是这么简单。

——我只能做到这地步了(翻白眼出气。


(其他人容后再补,我先发来爽一把【。)


评论(52)
热度(37)

© 黄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