绣春刀2剧情回忆/理解/发散(自用)10

[1]  [2]  [3]  [4]  [5]  [6]  [7]  [8]  [9]

预警:有过度无理性不客观的吹裴,越到后半记忆越模糊破碎可能会有很多记乱了的部分,总之无理性不客观自用(

--------------------------------------------------

哦我居然写完了。我竟然写完了!还有鸡血的话可能会写个总结性质的(个人理解)人物小传…什么的。

---------

◆上一日的转过来一天的日。这一段后来开始间或插播着北京那边信王见他哥的段落了,所以应当是同一天,感觉上从之前北京事发到这边应该多不会超过一周?结合从北京到山东内地的普通脚程推断…哎我也不知道这是第几天了。

也是我们最终剧情集中发展的最后一个时间段,也是……剧情bug集中爆发的时间段[允悲]我觉得我有一种拉开袖子集中吐槽的冲动。

----哦,隔空插播----

突然想起来一个忘了吐槽的点:他们那常服都是打哪来的?还有马?你们肯定是没有再回家拿衣服的机会了,那估计就是在路上买/抢的?还有一个最大的问题:小裴你的棍子哪来的!理论上这么独门的兵刃肯定是自己常用趁手的了,而他做锦衣卫的时候这根棍子从来没用过,他肯定也没有回家去取的机会——如果说他被背刺那一晚时身上带得有这根棍子,那他怎么不用呢?——所以你到底是什么时候取到的这根棍子…之前好像也没看你有带在身上的样子。而且他这根棍子一直都不知道放在哪里的,每次好像都是不知道从哪里就给拿出来了,按说也不短啊…真的很谜了[允悲]

----插播完毕----

一上来就是小裴拉着马过桥,马死活不过,试了若干次以后只得放弃得出必须弃马的结论,然后他们围绕着到底谁过去谁留下进行了一些小范围的讨(争)论,小裴的说法是“我还要从陆文昭那讨回一刀之仇呢我不走”,虽然我觉得此时他心里想的估摸着是“姑娘干我蛋事我和她有毛线关系我管她死活我要管的是你沈炼”,于是这俩人就让姑娘一个人走了,其实我觉得这也挺那啥的…这荒山野地你们挺信任一个姑娘的野外生存能力哈?万一给狼叼了呢?[允悲]不过形格势禁这算是这情况下的最优选择了,当然也可以沈炼护送着姑娘走,估计从情感要素上皆大欢喜,不过导演也说了:这事儿沈炼也干不出来…(虽然最终结果好似是姑娘一个人不仅过了荒山野地还找到了威海卫还顺利到达了杭州,姑娘的野外生存能力并不是盖的(。)

是说吊桥这段争议挺大,虽然导演有解释,但是说白了也只能解释一半,另一半还是解释不通。有人提出你们的马过不去追兵的马也过不去这点,但是也有可能追兵的马有国家机器实力支援是训练有素的军马呢?这就不一定过不去。而且同样的、国家机器也许可以调动资源从别的方向绕路截击你们,那没有马就是个死(虽然我也觉得你们这马铁定也不是一上来就有的不管你们是买来的还是抢来的过了桥再买/抢不就行了吗?不过罢了,只当这里是剧情需要杀)总之弃马过桥确实是不太可行的,我忘了那时候有什么信息能让他们觉得追兵不远了,不过导演既然这么说就当是有吧,沈炼话:“你要是不走这是拖累我死”(大意?or我顾不了你之类)总之好说歹说是让北斋舍得一个人逃了,此刻追兵大约也将近所以他们没再怎么拖拖拉拉,临走告诉了沈炼真名,然后小裴和沈炼收拾收拾回头准备对敌,我忘记了前后关联的细节,就记得这里是小裴拿着沈炼的刀,一手拿着他自己的棍一手拿着沈炼的刀(沈炼的刀why会在你手里?),然后俩人一起回头走,顺手把刀抛给了沈炼(这个动作当时我:KIA——><~)然后他们的马到哪去了我也给忘了…反正后来悬崖上打架并没有马…(对了,结果还是完全没看出来小裴的棍是从哪拿的,你是有四次元口袋吗?!)

然后老陆和丁师傅带着追兵来了,不记得他们的追兵这会儿还有多少了,一开始是小兵打的头阵,小兵马冲过来的时候迎面走过来的沈炼和小裴分别往后撤了几步,沈炼向后小裴往旁边一窜,沈炼那后撤几步我觉得…非常帅。然后窜到一边的小裴一拉早已准备好的绊马索,先绊了一个,然后沈炼这边开始打,小裴那边不知道他怎么干的(二刷我也没看过来,眼花缭乱了)虚晃了一下就把一骑马晃下了山崖——啊,这里我又想吹了,小裴这个人就是:凡事靠脑子,打架也是靠脑子,他虽然武力值白值可能是不如沈炼or丁师傅高,但是靠脑子补充战斗力战斗效率一点也不低,人不是靠硬拼,人靠借力打力啊,当然地形机关假动作也在借用之列,哦对了,加上这个绊马索,这算不算小裴第二次给阿炼做机关了?是说我忘记了送走北斋到追兵到达过了多久,应该不是很久?他这手够快的。

然后老陆和丁师傅出场了,我忘了这里有没有对话或者讲了什么了,反正就算有也是话不投机,说不得就是打,这里有个特写:老陆那个苗刀是从马鞍的侧边横抽出来的,让我想起我以前考据大太刀(野太刀)如何拔刀时看到过的:因为实在很长所以基本是马侧有步兵给捧刀,或者就像这样背在马上横抽的,这个镜头给我的感觉特别好(是说丁修的刀是怎么拔的来着我怎么全然想不起来了…)。不过仔细一想就算是马鞍侧面一把177mm的长刀这也是…会长出马屁股很多吧[允悲]就不考虑这个问题了。然后开打,啊对这里是那句“裴兄,烦请守住吊桥”然后我惊讶地发现小裴那句“好说”和我脑内印象的语调发音不一样?!比那个更——带感?然而可惜的是现在我又忘记那个语调是什么了,脑海里记得的还是我印象中的那个语调[允悲]我印象基本这里是老陆和丁师傅围着沈炼打,小裴料理小兵?一开始沈炼被二打一处于下风,然后小裴就拔了自己刀棍的刀丢给了他,于是沈炼就成了双刀流,扛住了老陆和丁师傅一阵。我在想这段时间小裴他那个棍不是少了一截?之前看那个兵器介绍的设定图,感觉刀的部分至少占整个棍长的1/3吧?他那个棍本来就不长,再少了这1/3就有点太短了,一寸短一寸险啊,尤其他那棍还是一个完全没有杀伤力的兵器,没有那短刃就更加完全没有杀伤力了啊,要想减少敌人有生力量只能靠强行击倒的那种?本来他就是一对多的状态,所以这段时间他就上了吊桥——此时我就想起了浪客剑心,哎反正导演也喜欢浪客剑心,里讲得一对多的时候要上一个狭窄的地方边打边跑,把一对多的局势转变成一对一,然后逐个击倒——嗯这块挺像的然而…那个吊桥很宽啊,感觉不像是不能蜂拥而上的样子,不过再一想人在吊桥上可能会产生恐慌,所以不可能像在平地上一样,甚至有可能有人不敢上桥,所以根据各人不同也会出现分散前来的情况,所以也不能算说不通?(此刻我又要吹小裴打架用脑子了)好像小兵全是小裴一个人料理的?虽然我不记得他们这会儿还剩了多少小兵了,但是应该也不少?小裴很厉害啊。

且说沈炼打丁陆二人,这回沈炼学懂了,打丁白缨的时候直接避其锋芒,很明显的丁白缨只要做挥刀下斩的动作他就会避其锋芒,绕到她身后去或者撤刀(要不怎么说直觉系吃香呢,看这反应多快),这里张译那几个大刀花挽得很帅啊!没白练!后来不知怎么的他们就又变成一对一的状态了,沈炼打丁白缨,小裴对老陆,沈炼完全采用回避锋芒的手法对丁白缨,连续几个绕到她背后砍了她的腿(是说这里我同意有人的说法这块无论怎么看也是把她腿筋都断了,而且是两条腿,之后再能起来打简直不可思议,理论上都不应该能走路,不过这点就再度暂时高魔一下吧,武侠设定重伤不重(。然后那边小裴顶不住老陆,被打到桥下面去了快,这点我十分不解老陆为什么不上去补上一脚,他挂在桥边还爬了老半天来着!非常久的老半天!这完全就是一脚的事儿啊!不费事儿真的老陆!结果老陆硬是没管他转身去帮师妹,喂喂虽然那人快掉下去了但是他可还没掉下去呢?老陆你没听说过“杀人杀到死”原则吗?就踹一脚的事儿不费事儿啊?!要不你拿刀扫他一下都行,就这么背对着他转身过来帮师妹了,你这不是活该被刺…(好吧这里其实也是剧情需要杀…

结果老陆奔过来举刀砍向沈炼,在此之前的什么时间沈炼把那小刀又抛回给爬上来的小裴了(是说我一直觉得他们这两下抛接刀特别帅!关键是那种“完美接住不会割到手”的感觉,有一种“配合非常默契/默契非常深重”的感觉,反正就是那种由于默契而带来的谜之帅,脑内幻想一下如果真的能每次百发百中地完美接住那这俩人打配合一定超级华丽了,随着情势变化可以快速切换刀/棍+长刀→←短棍+双刀流的配置,幻想一下简直眼花缭乱,太华丽了),然后小裴顺手把刀往棍上一接,但见这边老陆举刀砍下,中途停了,镜头一拉,小裴背刺[允悲]

中途有一个镜头,我忘了是在哪了,应该是正式开打之前?小裴一手提棍一手拿着一个短东西架在肩上,感觉那个pose很带感,不过那也是个被虚化成背景的画面[允悲]因为我把那个短东西当成是短刀了所以觉得带感,结果镜头变实以后才发现是烟斗,瞬间没感觉了[允悲]然后小裴就把烟斗插进了腰带里,感觉这是他最后一口烟(之前和沈炼讨论谁走谁留的问题时还一直拿着来着)以及感觉小裴单手夹着棍的架势好像是夹着双节棍的那种架势,不懂武术的我不知道是不是棍的确是这么持,就觉得有点帅的…

且说这边老陆被背刺以后小裴好像马上就没事了,好像有一种“我就只是想刺你一刀刺完了咱俩就两清了谁也不欠谁的”的意思,我:您也太放的开了吧?不如说您这个一刺之仇的说法怎么和开玩笑似的呢?好像只是找个借口玩儿这么一下似的?然后小裴那边两清了甩手不管了沈炼这边也不想怎样让丁白缨带老陆走吧,这时候是听见了一声炮响是怎么的,众人发现有新的追兵从山下的废村里冲将上来了。

(提一句,这里感觉呼应了之前我说的“丁师傅在那时刻起就对他们这项大义(或者说对信王的绝对忠诚不作思考的执行?)产生了动摇”——因为北斋你都能杀啊,她实在不难联想到自己)

(哦对了,这边应该还有一段,就是有人提过的老陆撑着站起来的时候本来一脸我们两清了就不管不顾吊儿郎当站在后面的小裴马上就把刀棍举起来进入警戒状态了,然后老陆一说话他就又放松了点,然后老陆是有个什么动作还是说了狠话来着,他就又警戒起来了这点[笑cry]确实有点带感)

忘了是不是从这里开始镜头就时不时地衔接去北京信王面见天启那块,反正一开始看着像是半阴不雨的天,信王负手在殿外等着远望,感觉那种感觉和这边的修罗场有种谜之遥相对应,后来就是进殿去和他哥说话,这部分我没怎么留意,反正就知道是一直在和修罗场那边穿插播送就好,此后不提了。

说回修罗场这边,我不记得从他们发现新追兵从小村里冲过来到新追兵冲到这里来是不是有时间流过了,按理说应该有的?而我完全不记得中间发生了什么事,反正追兵到达之时他们还在平地上呆着,人家过来以后当然是完全不管什么直接远程攻击,连火枪带羽箭,这批理论上应该是魏忠贤接信王意派出来的大队了?此处我们姑且不提为什么那么密集的火枪和羽箭一把都没射中平地上行动并不是很迅速的这四个人(尤其是老陆和丁师傅,我似乎谜之记得小裴窜得最快?因为后来沈炼还跟他窜去一处了)这对于大bug来说已经不算是什么bug了,主角光环而已。于是他们就二人一组的占据着两块大石头等着对面的远程攻击过去,此处老陆应该是终于醒悟了,出现了那个伸手去触碰丁师傅脸但是最终也没碰的镜头(虽然这块我挺想吐槽那个手上的血看上去一点不像倒像是干的红粉笔末[允悲]那明明应该是鲜血啊,连点湿漉漉的感觉都没有,怀疑是化妆完后时间太久or天气太热给干了[允悲]不是号称气温40度…)然后他就提刀冲出去了,我不知道他想干嘛,一开始我以为他想战死到最后,但是他好像也没怎么动手,或者他没力气动手了?结果就完全是…被人推来搡去,撞过来,刀挂过一下,感觉冲上前去的追兵们都没有真在意想杀他都是随手拉过去的[允悲]最后落得尸体被人践踏——是说这段我觉得挺…没有意义的,不知道想表现什么?或者说想表现他突然发现了自己完全不能接受的事实,已经成为了一具无法再有战斗欲望的活死人?但是他冲出去的神情明明还挺坚毅的动作也还很干脆…我以为他出去是要打的,结果他出去以后除了做人肉靶子啥都没做?谜了。就算是为了表现一种憋屈的死的感觉我也很不能理解这段的逻辑,是人物逻辑不是剧情逻辑,如果你不想打了干嘛要冲出去呢,或者说你已万念俱灰到精神崩毁做出来的都是非常人理解的行为了?只是想死在别人刀下?只是突然想死了?总之这段很不能理解了。

插播一句我觉得老陆不能理解不能相信很正常,你说他都做到那份儿上了,忠心耿耿,体察上意,哪还能有比这更好的下属呢?然而就为了绝对保密信王连他这样的也要抹杀,不说老陆,一般正常人都没法理解的。要不还是女人这点看得通透,丁师傅就一早从信王对北斋的态度看出了端倪。怎么说呢男人在这类方面有时候总是会有点过于单纯…或者是不是有点那种“我是得力臣下和女人(红颜祸水)的地位不一样”的谜之自信?反过来说,连这样的臣下都要杀,也怨不得皇上你“无人可用”,讲真这皇上真的还满符合我心目中对崇祯的印象的:有出于正道的出发点——此是为拥有要做个明君的理想;而为了实现这个理想,可以下手做出任何有违正道的事——此为身为帝王必须的取舍决断;然而他多疑,多疑到连老陆这样水平忠心的臣子都要杀,多疑到不信他的任何支持者们会为了他而严守秘密——所以他才会连那个谁那个谁都杀,半直接地葬送了自己的王朝。他有了要成为明君的志,也有大半能成为明君的才,可惜还是缺了最重要的一环,那就是身为明君的量,这个绝对重要的东西。或者该说,如果天下承平,他这个程度的才华可能能做一个盛世守业之君(但我也有点怀疑,作为天下一统亿万人的天子,如果没有度量,真的可以做好吗?);奈何此时天下已大厦将倾,非天降星宿之才不可以救世,何况他这有大欠缺的“明君”呢?所以也只能徒有“理想”空悲切了。——不过转过头来想一想,也未必可以怪他,毕竟多疑这一点似乎是刻在他们大明世家的基因里的东西了,不然也不会把厂卫这种神奇的空前绝后的东西在这一朝从开始延续到了最后。

然后这个时候不知道什么时候北斋跑回来了,虽然导演解释说这是“为了你拼命的人你也会想要跑回来的”我姑且认可这个解释吧,但是这个人物思想合理性的解释和她行为实际产生的结果之间并无关系,不是说你的行为从人性上可以理解你跑回来就不是来添乱的了,要说你之前没报名字这会儿回来还有那么一米米道理可言,你名字都报完了你回来干啥?就算你从心底有一股“为了帮我拼命的人我忍不住不能不回来”的冲动,人家头前都告诉你了你在这人顾不了你,你想想你也帮不上什么忙,拜托理智一点你回来干啥?就不能压抑一下内心不理性的冲动?!北斋这个人物形象至此已经完全崩毁了,本应是个带有叛逆精神的高级知识分子,却连这点理智和判断力都不存在,只能说导演从根上就没想要认真把这个人物像其他几个男性主要角色一样塑造成复杂多面立体活生生的人,只是作为一个言情戏码里必需要出现的串联角色(女)稍微堆砌一点属性壳子就完了,于是自然出现了很多逻辑不自洽以至于这个人物连个完整的形象都没有建立起来(导演大概觉得也没有必要花费多余精力在这个人物上下功夫把她塑造成立体的人,因为想要她存在的作用就那么些…)。人物行为逻辑我姑且不论了我这里要吐槽一个巨大的bug:北斋回来这会儿追兵那边正在远程攻击呢,有枪有箭,那个桥看上去不会超过100米?(我觉得连50米都不到)北斋都走到桥上了,你们这边射箭的随便搞几个把弓稍微往前对一对不就直接搞死她了吗?那弓的声音听起来可硬了啊,我不信100米都射不到。结果硬是没一个人指挥弓箭手射她,弓箭手自己也完全不变通,一帮人光在那大呼小叫,最后大家宁可冲出去扎堆儿打架放沈炼一个人在那砍桥,也不做一做调整一下弓箭对焦的事儿,我真是服了你们…

结果搞到非要上演全片最巨大bug戏码,那边厢小裴和丁师傅两个人挡着一大坨官军(我觉得1v20都要得多)这边沈炼和北斋隔桥相望最后啪啪砍桥整个儿浪费数分钟说不定还得多。导演解释说是小裴和丁师傅卡地形挡着官军,这就是说胡话了,你给我睁大眼睛看看那哪儿有地形?哪儿有?!后面一片平地好吗?平!地!(看我口型!)之前小裴守桥挡追兵那是在桥头,后来在桥上,那好歹是个窄道,尚算能守得住。现在的桥头是谁?是沈炼好吗?!你给我看看他背后有啥?啥都没有一片空旷好吗?他还是背对着大部队毫无战斗姿态搞言情戏码的状态,你告诉我不砍他砍谁?那边小裴和丁师傅一人1v20+,我说真的,假设这20+都是冲着他们去的要砍死他们,作为高手在1v20下短期内撑住不死是可能的,但如果人家是要绕过你们去砍别人,你区区一个人在开阔地形上就算你是天将下凡也是拦不住的好吗?又不是章鱼你能拦住20个想绕过你冲向后面砍人的人吗?问题就在这了,理论上官兵的目的就是要去砍了后面那俩人,而并不是要砍死小裴丁师傅,而这里他们硬是宁可围着小裴丁师傅搞1v20+,也硬是没有一个人肯分出来冲向后面砍那俩毫无防备的人,这叫什么?这叫什么精神?中国好敌人啊![允悲]

真的这里要解释我只能强行以“过来打架的官兵个个都是和我一样的重度强迫症不打死遇见的第一个敌人就绝对不能绕过去去打下一个”来解释了,真的,他们别都是强迫症吧[允悲]

然后在长达数分钟的沈炼砍樵,哦不砍桥中,硬是没有一个敌人来干扰他的砍桥行动,也没有任何弓箭手来向毫无防备的背对着大部队的这俩人射出一支箭(好吧,这里姑且还能用前方大团部队在混战已经不好射箭了来解释,然而后面他们还有射箭镜头不知道是怎么搞的),中国好敌人们就这样默默地等待着沈炼好好地砍完了桥,还好好地和北斋隔桥相望了好久,转过身来,才蜂拥而上——真的,这里真的太明显了,一开始他砍桥给个背后全景镜头,集团在混战,他一转过身,马上就从两翼分出了两股新的士兵冲上来找他打架了,超明显,合着你们之前就在边上乖乖等着的啊?真是中国好敌人[允悲]

然后应该就是在和北京镜头切换,等再切回来的时候大家就有一点伤痕累累的意思了。说起来一刷以后我回忆时想,他们怎么不做那种打到力竭以后毫无意义的挥动武器的那种镜头呢,那种可带感了,就像《最后的武士》里那种似的,打到脱力,其实已经没有攻击力,只是下意识地在挥动武器,就像负伤快要倒下的困兽,但是因为之前杀的过于凶狠以至于敌人们(明知已经没有战斗力)却还是都不敢近前的那种——其实是有的,就在这里,这一段感觉就很明显了,沈炼和丁师傅姑且还算是站着,而小裴已经差不多快趴了。按照导演的设定,小裴武力值(白值?)是不如这俩人的,但是我之前说过小裴打架靠脑子,所以打起来做功效率其实差不多,但是到了他没法用脑子,只能靠硬碰硬(比如无地形的1v20+20+20ect.)的时候,他的劣势就显现出来了,白值不够,硬拼就很难扛过了,所以这会沈炼和白缨还是站着的,他已经差不多快跪了,就是那个几乎脱力,只能半跪在地上,无意义地四面挥动武器的状态。后来镜头又切了一下,再切回来的时候小裴已经是躺在尸体堆里叼着烟斗像睡着了一样了,其时沈炼差不多半跪半趴那状态,而丁白缨全身浴血,刀刃砍到残缺,差不多也是了。所以我觉得小裴说不定不是伤重而死的——因为他看起来身上实在是有点过于干净,比丁白缨干净多得多了——我觉得他是活活累死的,因为白值不够,油尽灯枯了。想想他先是帮沈炼处理了一大堆老陆带来的杂兵,挡了两下老陆,然后又帮沈炼在他漫长的砍桥期间挡了一大堆官军(这里姑且无视bug了如果他真能1v20拦住别人前进那可是要比1v20围攻下存活要费更大的气力的因为你要拦啊),之后沈炼加入战团后也是大家继续everybody1v20,可说是车轮战中的车轮战了,再加上他白值相对不够…第一个跪也很正常。啊,想一想,不停地战斗直到力竭而亡的小裴,战到活活累死的小裴,哇——小裴啊——哇.jpg(不会说这脑补让我有点爽(因为在我一贯的脑补里油尽灯枯这种死法比失血过多要痛苦多了(ntm

然后晃晃悠悠濒临力竭那个状态下的沈炼思考了一下人生做了一把哲学家,军士们围着他不敢上前(嗯,这段比较符合我那个需求了),最后被一个大胆的军士上来砍了他一刀,终于倒地。

其实我觉得沈炼能活才是全片最大bug:之前信王和老魏都商量好了要“知情者一个不留”了,两路追兵都没有留活口的理由,连老陆都杀了他完全没道理留沈炼,而且如果通传追兵的命令是全灭知情者的话军士也没道理留沈炼一命解回京城,当场格杀不就完了?你们是清缴叛党不是现代法治社会要公开审判好吗?除非一开始就有令独留沈炼一命(。)而这…除了以主角光环杀、前传没办法不得不活杀、为了续集没办法还是得活杀来解释之外,我能想到的唯一能够合乎情理逻辑的解释就是——信王他爱沈炼,故北斋都不留也要留他一命,没别的合乎逻辑的理由了!但是你说这个理由看看这全片剧情我自己都没法信啊!让我先去窗边靠一靠先…[允悲]

然后皇上勾画秋后问斩名单的时候我特别仔细看了一眼,大概确定他勾掉的那两个名字应该不是裴纶和丁白缨了,虽然确实是一个两个字一个三个字的但是不是,勾到沈炼的时候他犹豫了一下,最后放过了他(对哦这还是bug啊,如果你不想他死你干嘛要放死牢里呢?最后还要犹豫一下才肯放,如果你想他死他又怎么可能不在断崖上就被乱刀分尸而是被带回来呢?还是bug啊!

然后沈炼带着他的总旗官服回家了,回家时,遇到了我认为全片No.2的bug:还没有死的黑猫(——是说我一刷开始就坚持地认为这是又有一只猫跑来了他家,但是从导演到群众都没有否认地认可了就是黑猫没死这个事实,那我也…只能接受了。虽然我认为这是全片最不写实、最二次元的一个桥段(笑)


【全剧终】


(然而我还是要吐槽一下,2D美术做片尾没什么…但是…太丑了啊!你找一个画得好看一点的行不行,如果这么丑真的还不如真人剧照少量PS的效果好呢我发自真心…这届2D美术水平真的不行真的…(一头撞墙)。


(至于片尾彩蛋,看时间线已经是靳一川杀了锦衣卫冒名顶替后的故事了,至于这个故事发生了什么,嗯,让我们静候绣春刀3吧。)


(又想起来补个遗:我突然想到一点:沈炼砍了桥,如果沈炼不砍桥,以小裴的靠脑子打架风格他说不定还能有能拿来利用一下的地形,毕竟之前他就是这么干的,上桥以后靠地形打很符合他的战斗习惯,结果好死不死北斋回来了,沈炼不得不砍桥,小裴唯一能拿来利用的地形没有了,不得不进入硬碰硬强行硬刚的对他十分不利的战斗状态,所以说北斋你是回来干嘛的!除了支开我方一大战力数分钟、干掉了小裴唯一能拿来利用的地利以外,还有其他什么作用!甚至你连一句有意义的话都没说!来了!你又走了!干掉一个桥!拖走沈炼数分钟!如果北斋不出现,说不定小裴还能多撑不少时候呢,一开始也是因为北斋突然猝不及防的出现才导致沈裴二人不得不从掩体出去仓促进入战斗,如果多给小裴一点能拿来思考的时间,说不定他还能想出什么战术来呢,结果猝不及防…仓促进战。当然以当时的势头就算如此最后估计也逃不过一个死,但是总归…能跪的晚点?杀的多点?所以说北斋你究竟回来干嘛呢…真的除了害死我没做任何有用功…)

(对了这几日思考又想起来了一点:就作战角度来说,过桥以后在桥头守着也是比背对着桥守桥要好得多啊?背着桥那是背水一战前方是开阔地,过了桥那相当于是前面一道关隘,守起来更有利啊?过桥不费事儿吧?那桥才50也不100米,就电影里表现的时间差是足够能过了,过了桥,雄踞关隘,敌方就算过桥,同一时间能发生战斗的人数也有限,你管他们马过不过得来你是砍马腿也好砍人也好总归砍起来方便得多啊,指不定还能一边打一边砍桥,哪怕砍不断就摇两下也足够马站不稳掉下去了,他们要敢一次过来太多人马那更加是桥自动都撑不起直接搞断,所以从根源上桥就限制了同时期能分过来打的人马数有限,假使对方部队过桥,对方的远程攻击更是没法使用,直接一克克好几方面。这桥分明是天险地利居然不去利用而是搞背水一战…你们过了桥在这头也照样能守桥啊又不是只能不过才能守,守起来还更方便呢?

至于第一战,你们在开阔地能打得过有关卡当然更能打得过了,万一第二战之前说得陆丁成功那你们可就是三把大刀还怕什么桥别废话就是砍啊?!

——只能说剧情需要杀一群久经战阵的人连这个战术优势都想不起来…。

所以说导演你那个解释还是解释不通啊,自古哪有不过桥守桥的,守桥不都是在对面桥头守嘛[允悲]


评论(34)
热度(4)

© 黄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