绣春刀2剧情回忆/理解/发散(自用)9

[1]  [2]  [3]  [4]  [5]  [6]  [7]  [8]

预警:有过度无理性不客观的吹裴,越到后半记忆越模糊破碎可能会有很多记乱了的部分,总之无理性不客观自用(

--------------------------------------------------

好的我继续。(再度确认)果然需要强调这是【个人】理解,好容易出bug的呀(掩面羞愧

-----

◇哦我又忘了一段,信王直奔魏忠贤府邸求告这段,要说之前老魏对他仨的指示是“要活的”,然后信王一通哭求以后就变成了“好的乖不哭为了阿检你来我们把知情者都杀了吧”,由此刻起三人组的命运就注定是要被杀的了(bug问题我们后面另说)哦对了还捎上陆文昭,你看老陆那边厢刚表演完体察上意MAX这边就要被当棋子杀…Again皇上你说无人可用是因为谁呀?

说说这段刘端端的表演,一刷的时候真的感觉张力十足,特别出彩,因为表情多变且有力,二刷因为我开始特别留意小裴(顺带着留意一下其他人)对比之下就觉得,这段还是话剧表演啊?脑内了一下如果是在话剧舞台上看到这个我一定一点不出戏,真的刘端端面部表情剧烈变化的时候我脑内就浮现出了以前看到的话剧碟片的场景,但是你要说是以写实系来考虑的话…比方说脑内一下把这段表情代入现实生活,就觉得太过夸张了,我想了一想如果是现实生活有个人在我面前这么剧烈的表情,这铁定一眼就能看出来是在演戏啊!太明显了,真正活人的表情是不会这么明显的,都是很细微的自然的那种,只能说这段可能刘端端和金士杰都是有点话剧范儿的表演再加上整体情感氛围烘托所以整体氛围很统一不出戏,但是二刷后我仔细想了想如果全篇都以写实系表演为基准来考量的话,这段的表演就太用力了…剧情设定肯定是信王演技奥斯卡而这么用力的表演以写实系标准考量的话那完全是瞬间就要露馅的节奏?真的特别·完全是话剧类型的那种表演。倒是他最后拜倒在魏忠贤面前低着头含着泪发狠的那段我觉得蛮真实的…因为同样的表情我也做过[允悲]正是因为心内充满了愤怒和仇恨又不得发泄,才会在低头的时候自己做这种表情,不是为任何人看到,而只是单纯的发泄,不这样做人就要憋不住了,但是又不能被人看到,于是做得尤为夸张和狠,不如此不能发泄心中的滚滚块垒——这段还是很真实的,那一瞬间我几乎感同身受了。

◆时间线:第7天(?)日。

实际上我不知道他们到底过了几天,但是从情理推断能跑还是赶紧跑吧应该一秒钟都不要耽误?三个人搞了条小船装扮成摇船军士沿着水道跑路,沈炼骗北斋信王对她很好露馅——其实合理推断信王作为一个帝王之材就不可能是沈炼描述里的这种言情画风[允悲]不如说能编出这种言情画风侧面证明阿炼你果然是言情脑?[允悲]嗯这里有人提到北斋梳了“因为嫂子笑点而之前没法梳的”双髻,不过她也就这里梳了一次后来又回到原来的发型了啊不如把这想成是变装…不过港金你们这变装还是太稀松了点(或者是通缉令只有沈炼和裴纶的脸没有她的?)我觉得裴纶变得最彻底,装了个独眼军士造型[笑cry]不要说一刷的时候这块我差点以为他眼真瞎了[允悲]这里小裴的小本本第二次出镜,这次特写更清晰一点,然后他把它扔了——这小本本的黑料怕不是可值钱了!不是号称连都御使大人的都有!(是说你有这么些黑料怎么还能混到南司去怕不是不到生死时刻你都没想过要用?)——我觉得可能从这时候起,他要开始死心塌地地对沈炼了(结合之前的部分,他的最终转变可能源于沈炼替北斋去找信王这一节?让我合理联想一下:小裴这个人他的核心关注点可能在于“你是不是对朋友有情有义”,而他对沈炼的成见前期一大部分都在于觉得沈炼对朋友不够朋友,后一半大概一小部分是沈炼干出把书给北斋那事→沈炼你重那什么轻那什么,不过最后沈炼搞了这么一出(显得他很能为朋友豁出命去)活命的问题也皆大欢喜的解决了,小裴就没什么diss沈炼的理由了,这么一看沈炼这人也还可以?于是就——

----哦,这里我要插播吹一句:前面小裴的整个查案过程都是思路逻辑链十分清晰的,一点也不拖泥带水每一个步骤没有任何废步没有多余动作直奔主题要害而去,这步得到结果立即转进下一步,绝不浪费时间也不做多余的事,所以说这多么神探好苗子啊,看本片全部的查案部分都是他一个人承包的。他其实干什么事都是这样的,打架也是,好的我无理性不客观吹完了,以后继续吹----

之后他们的逃命过程一直是在穿插着一张地图的走向进行的,我大脑RAM实在不足了那个地图手写的我也看不太清楚实在是记不起他们到底走的是什么路线,反正肯定是走了一段水路,这段水路里他们还讨论了一下下一段逃亡路线的问题,然后上的陆路,以从北京到威海的实际路线考虑的话会经过什么?先走大运河然后进沂蒙山?我地理着实不太好只能瞎猜了…

说起水路那段,有段他们窝在船篷里讨论下一步走什么逃亡路线的那段,我觉得那段小裴说话冷静又理智,一点滑的感觉都没有,而且决断性的决策基本是他确定的,那段基本是他在说沈炼听着,而且非常笃定有自信的感觉,完全就是一脸【军师】。嗯…有一种“他真拿沈炼当朋友时就是这种态度”的感觉?滑是做给外人看的,和自己人的时候就是这种冷静又睿智,特别靠谱的感觉,哇——(看什么看反正无理性不客观脑补MAX裴吹了!)然后这段还有一段是谈到追兵“信王的吧?所以你果然是在骗那姑娘”而北斋此刻还醒着的镜头(所以我说你们都在一个船舱里这么大点地别这么自信说话别人听不到?←不过小裴大概也不在乎万一她听到,因为他其实不在乎北斋的感受啊,他对北斋的感情就是路人,撑死再加一个同舟共济的同伴感,在意北斋感受在意的要命的那是沈炼)——不不不扯远了这句我其实想说(吹)的是:小裴多洞明啊!你看他什么都清楚!

然后他们上了岸后小裴有一句“到了威海卫以后咱们就分道扬镳”我的表情:﹁_﹁…你就说吧看看你后来干的那是什么事儿﹁_﹁

◆然后时间线我已经不知道是第几天了,按正常计算的话从北京到山东内地(?)应该有几天呢?反正就是那么个天数吧。

他们在某个白天(感觉有点天色将晚的时候)到达了某个荒村,是说我历史不熟那个年代山东或者直隶有什么天灾(饥荒?)或者人祸能导致全村皆荒这种事吗?应该也不会没有。然后北斋就在这里发病晕过去了。这里我要说句三人行骑马裴纶和北斋都带着兜帽斗篷,就沈炼一个人露着脸,这个设计不知道是为什么,沈炼不怕露脸?沈炼对他的脸很有自信?[笑cry](x)不太明白了…或者还有一个解释可以是北斋和裴纶都体弱(裴纶有伤)所以披着斗篷?但是好歹您们都是逃犯啊沈大爷您遮着点不行吗?导演:(严肃)不行,那样就看不到阿震帅帅的脸了,你说你们愿意看到三个斗篷跑过去吗?(也对。

且说北斋昏在荒村,一行人只得宿下,半夜阿炼上演言情戏码,上演到半截听到外面响动才发现裴纶人不见,然后他慌忙追出门去,先看了马。我不知道这块沈炼心里是怎么想的,想必是怕裴纶丢下他们先跑了?反正应该不是担心裴纶被杀了。然后大约是马没动这时候早就埋伏在屋顶的丁翀跳了下来与沈炼缠斗在一起,我没搞明白为什么这里沈炼被丁翀压着打,我理解她在丁门三人组里是最弱的啊?(或者和丁泰半斤八两)反正就在沈炼谜之被丁翀压着打就要被插死的时候,横空飞来一根棍子把丁翀打飞了,然后丁翀就再也没起来直接在地上拉掌心雷自爆了。我???等下导演你是不是对武力值产生了什么错误分配?为什么是沈炼被压着打而小裴一来就把她打趴了还再起不能了?还是说丁翀觉得二打一反正是打不过连挣扎也不挣扎了直接自爆?是说这里是裴纶的棍子第一次出场,他还拿个钢丝把甩到地上的棍子牵了起来回到手里(啊~我觉得那一下特别帅)沈炼你看看人家!在你演言情戏码的时候人家已经先期警醒了村子里进来人了还出去杀了一圈才回来[允悲]我这里真的不算无理性不客观吹了总之你看看人家[允悲]是说丁翀引爆炸弹以后等于是报信(啊果然这边可以解释成她看到两个人二对一铁定打不过还不如快点报信叫人来为此自己牺牲生命就好),埋伏在村里的人全数出动奔着来了,这边沈裴二人商量“这里不能呆了快走”,然后就开始上演我觉得本片里的另一处非常亮点的戏夜戏追马了,二刷我因为过度关注细节没感觉到流星锤那场戏有多么好看反而是被这段深深吸引了,是说某个幕后花絮里导演说夜戏奔马这段效果特别好但是后来因为调度问题不得已又改到白天拍了特别可惜但是实际上这段不是还是夜戏吗?而且效果真的很好。感觉他是不是记错了?

一开始沈炼和北斋共乘一马,裴纶单乘一马,一开始因为又黑镜头又快而且他们俩人披着斗篷再加上追兵好像也是黑黑的斗篷我压根没分清谁是谁看得稀里糊涂,后来的剧情串起来回头想才发现是裴纶挟着另一匹马双马并排走的(一开始我老觉得双马并排是一个贴的很近的追兵)。一开始俩人“分头走”,沈炼这边我从一刷就觉得…你们的马好可怜啊…二人一马速度肯定是慢的,所以沈炼这边比较辛苦,敌人撵的也比较紧,除了后面骑马的追兵前面还有埋伏的箭手,沈炼一开始用他的弩,但是打不过来(这段确实是北斋在替他装弹的,二刷特意留意了一下)后来实在不行只能站起来拔刀来搞定后面越撵越紧的追兵。然后说裴纶那边,根据后续剧情我才看出来他一开始是挟着载着丁翀尸体的另一匹马一块跑(估计可以误导追兵这边是俩人那边是一人所以把更多的追兵往自己这边引?)后来披着黑斗篷的人被射杀倒在地上才揭露出这是披着黑斗篷的丁翀尸体。但是我明明记得一开始两拨人冲出小村大门的时候给了一个穿黑斗篷的人的正面镜头,虽然很快但是感觉像是个活人不是死人啊?虽然也看不出是谁的脸。所以裴纶的操作是:挟着乘有丁翀尸体的马一同出奔,然后中途是不是换了衣服(虽然我觉得在狂奔的马上搞这个是特技水准的了)不知道了,然后放乘有丁翀(黑斗篷)的马单独出奔,引开一部分追兵,然后自己绕回来,解了沈炼这边马上快抗不过去的一个危机(是说我觉得那一下撞马真帅)然后两骑并辔走了(一刷的时候这里我想吐槽:说好的分头走呢?后来想想:大概小裴从来就没想过真的要“分头走”…或者该说只要沈炼还有危险,他就丢不开他自己走…了,分头走也好,分道扬镳也好,都是在无危机可以自由选择去处的前提下的说法,如果不是,他就走不了。

(不过这里我想吐个槽:之前小裴和北斋的斗篷都没有黑色的,那么它这个黑斗篷是哪来的,然后这段戏以后小裴的斗篷也没有了,按照逻辑推断…导演你是不是记错了斗篷的颜色…)←好吧又看了眼枪发现是我记错了斗篷的颜色[允悲]我错了

(嗯这里再补个遗:经人提点我发现沈炼言情戏码后冲出门去找小裴的那段的逻辑应该是:小裴在外面守夜所以沈炼听到响动第一反应是外面(小裴)出了什么事这样,但是院里没人所以他先看了马,这个逻辑是比较通顺的。此时小裴正在村里宰人(小裴:看不下去你们的言情戏码了﹁_﹁)[允悲]

是说我这么一反应感觉似乎是在这个时点小裴的伤已经完全好了?就算往多了算应该也不会超过一周的,“你们古代人伤好的真快系列”…。

评论(4)
热度(4)

© 黄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