绣春刀2剧情回忆/理解/发散(自用)8

[1]  [2]  [3]  [4]  [5]  [6]  [7]

预警:有过度无理性不客观的吹裴,越到后半记忆越模糊破碎可能会有很多记乱了的部分,总之无理性不客观自用(

--------------------------------------------------

大脑破碎中…大脑浆糊中…感觉我要完了…_(:з」∠)_


◇要命哦这真是漫长的一天,怎么发生了那么多事- -我得重复一下时间线了都:第5天夜。

话说小裴阿炼三人组一路滚到了因为案发废弃封存的酒楼旧址,这是一个很聪明的选择但是我就很想知道…你们是怎么进去的?虽然阿炼家里有地道但是我觉得他家地道能直通这酒楼的概率几乎不存在,门上封条似乎完好,小裴那德性显然也没法翻墙,你们是…怎么进去的?(好吧姑且继续剧情需要杀好了)

总之三个人在废弃酒楼打了地铺——哦好吧阿炼他好像压根没铺他直接睡地上,废酒楼场景一直很黑所以我也没看得很明白,他们是睡在院子里还是睡在酒楼二层来着?我一直印象是在院子里,但是后来有个北斋下楼的镜头那难道那是酒楼二层一个很宽敞的大平台?现在是毫无印象了…不对仔细想想我一直有睡在院子里的印象可能是因为那个场景和第一开始案发现场是一个地方,而我不知为何脑内一直把那个地方看成是个天井一类,仔细想想可能不是啊有桌有酒可能是室内,而且后来他们睡觉时也没淋雨应该是个室内吧…哎这块没带脑子注意实在是…(光注意小裴的腰了)

对了说起小裴的腰,因为之前看人提小裴(唯一(…。))能注意到腰身的就是这段的一套青色常服,所以一进入到这个场景以后我就一直在留意,结果…一开始小裴完全是病号啊他只是穿着一件黑色的内衣(感觉像是锦衣卫制服的里衣?反正他们里外都黑黑的)在地道里时披的是个白被单,所以那身青衣是哪来的…应该不是从阿炼家里顺的,那会他身上只有一个白被单啊,那么就是从这酒楼顺的了?(酒楼倒是应该有住宿服务,那铺盖应该也是从酒楼里直接拿出来的,不过那会酒楼会提供给客人准备服装服务吗…如果没有难道是扒死人…(。)啊你们锦衣卫真是一个个心很大,不是喝案发现场的酒就是穿案发现场的衣服,厉害厉害。

不,且说此刻小裴还没有那身青衣,他睡着铺盖阿炼直接睡地,北斋睡在更里面的看起来更像室内的地方(客房?)睡前阿炼把宝船监造纪要揣进了胸口。

(从此以后的段落我的记忆崩毁得十分厉害很可能时间线都搞碎了总之我就是连蒙带编了)

(对不起我记忆实在是烂完了这段完全空窗总觉得有错实在受不了为了纠偏我就去看了个枪- -最后证明我确实是记错了)半夜爬起来北斋就从阿炼怀里摸书,被阿炼抓个正着。这时候被窝里的小裴好像已经有点力气,可以半坐起来说话了,“要不你那书放我这儿?”这时候他已经可以好好和阿炼说话了,虽然依旧是像是曲艺节目一样的话风,但是和他之前的笑不一样不是阴阳怪气而是真的正经好好说话了的调调。这时候他就算和阿炼不是正坐标轴的关系基本也不会是负的了。小裴真圆通,不愧是脑子好的人,转起来快不钻牛角尖。

然后北斋甩着被沈炼抓疼了的手一脸不爽。裴纶开始和沈炼聊起了宝船监造纪要的问题(你们这会儿已经能聊得这么深入了啊不愧是一条绳上的蚂蚱),开始讨论要怎么善加利用这个杀手锏才能保住自己的命,小裴这会儿显然对北斋还是没啥感情的对沈炼也还没到多么掏心掏肺的地步,他的主要目的就是保住自己的命,跟沈炼讨论这个话题也很大程度上是“一个绳上的蚂蚱”效应,大家先同舟共济,等危机过去了再谈怎么分道扬镳的那种。他们在那商量要把这个证据捅给谁的时候沈炼很消极地复述“他们上上下下都有人”小裴来一句“我有都御史大人的黑帐他一定愿意帮我们”[允悲]感觉他那个小本本一定特值钱…[允悲]

这个时候小裴的目的只是为了保命,也许顺道保沈炼的命不过也只是顺道,毕竟他俩是一条战线他自己伤重基本上行事还是很需要依靠沈炼,但是北斋的命是绝对不在他考虑之列的,所以要是北斋的命能成为这一系列操作之中的跳板,他是绝对不会犹豫地把北斋的命卖出去的。此时沈炼对北斋的感情进展到什么地步了我不知道(反正他一直犹犹豫豫黏黏糊糊不上不下的),但是小裴肯定是对北斋半点放水都不会有的。小裴那下一步操作明显就是要带证据投案给某个能不被罩下来的上官(差不多应该就是阉党派了?),然后用这来换自己也许捎上沈炼的命,那必须就是把北斋一派全卖了的操作了,估计北斋听他们聊这个也心知不妙,偷偷下楼跑路了。

(但是等一下,仔细思考以后我突然觉得…你这时候跑路有啥用呢?如果那边真的去卖了你,那不是还是卖了吗?顶多能逃得一时…而且你派也要全灭。所以说这北斋的形象还是…很傻那个什么(。)

且说他俩聊天时沈炼一副不乐意卖北斋的样子,那时候小裴的反应就是嗤笑,“大家一起死吧”,感觉这时候他和沈炼的关系还是只是单纯的同舟共济,并不是对沈炼这个人有什么太正面的看法,沈炼对北斋犹犹豫豫的状态他看着可能还挺看不上的,不过反正大家的命都在一根绳上,这种时候就算看不上也只能仅止于看不上了(说不定还会脑内一下“殷澄和我怎么就都摊上了这种人呢你看你看”)是说这会他就披了一件那个青衣起来了,靠着柱子和沈炼说话,里面还是穿的他那身黑的内衣(我们有理由相信那个青袍是从案发现场直接顺的,你们锦衣卫心真大系列)感觉这个好的真是快,一个夜里啊,这过了能超过2个时辰吗?“你们古代人…”ry系列。

是说虽然我全程都在辛苦地盯着小裴的腰(以至于别的剧情我都没关注了)然而到此时还是没看到他的腰,因为他穿内衣…你见过穿内衣还有腰的吗?[允悲]

然后说回北斋这边,此时信王党的救世天使来了,沈炼,以他一如既往的专注备胎40年的高尚的国际主义精神,迅速地追了出来,然后,在不得已的被隔街相望以后,他!他他他他他!把书扔过去了!这是一种什么样的精神!这是一种专注妹子50年的精神!就算我不要命(哪怕再多连累上一条命)也要保住妹子命的精神!不愧是专注死基友不死妹子50年、千古大情圣沈大人!(鼓掌!

然后那边陆文昭求见魏忠贤,此处出现了许大人,这大概就是片尾许显纯的由来(镇抚使吗?)然后估摸着老陆觉得这时候和老魏攀下来的交情(?)可以拿出来用了,他直接起来上前说话了!是说一刷时我当时都惊了乖乖您胆儿可够大的?然后老陆毫不犹豫地把沈炼和小裴卖了一溜够,但是老魏很精啊,特别提出“要活的”,还让他把街面上的锦衣卫撤了——到目前为止,对三个逃犯的应对还是要活的。

◆时间线:第6天日。不确定是不是黄昏了。

北斋跑路看到城门口贴的通缉令(好吧我承认每到这里我就好想笑因为画的还挺像[允悲]不小裴的脸究竟为了什么老是显得那么圆啊你不是号称减肥20斤吗都减到哪去了啊[允悲]我怎么觉得陈俊生脸都没那么圆…难道是对比产生的吗[允悲])

且说这会儿沈炼回到他的废酒楼去准备和还被他剩在那里的一个倒霉蛋()一起等死,不等一下,这里我突然隐约想起一句话,应该是一部武侠小说里的,大意是“我救X姑娘!——我与你共死。”(可能是飞狐外传?)以此来显示后者更重要,然后想想如果强行掰扯的话沈炼他就经常做这种选择,救妹子,与男人共死——但是等一下!这里最大的问题在于!沈炼你总是能活下来,而你身边的男人总是能死绝啊!所以那句话瞬间就不那么感人了有没有[允悲]且说这里小裴已经穿戴整齐了,我努力地看但是它要不是只给背景虚化镜头要不就只有上半身总之就是照不见腰,这里我要提一句从这里(因为我开始注意小裴的身型)开始一直到最后都有的问题:给小裴的镜头要么就是背景虚化要么就是照不到腰,而且好几个我特别想要看到的应该很值得看得要不有腰要不pose很帅的镜头他全部都是在背景被虚化着,全是虚的!我那个简直…[允悲]你们摄像机的对焦就那么好吗…他离得也不是很远啊[允悲]你们是不是歧视小裴…人家本来脸就比较困难了结果能显出身型的大上半身镜头和pose镜头还都是虚化的,说啊你们是不是真的歧视小裴[允悲]

好吧说回来,这时段我一直觉得小裴对沈炼还没有掏心掏肺的原因就是…很显然这时段沈炼在他这还属于“办事怎么不带脑子看你要把我气死了”的状态,“姑娘呢?”“追丢了”“册子呢?给她了?”[允悲]我都没法说小裴当时那表情“卧槽我(和殷澄)怎么就摊上这么个傻(情)子(圣)了?!”[允悲]要不是不幸沦落到不得不同舟共济估摸着小裴还是得气的想砍了他的那种。然后这时候北斋回来找他们,门一响俩人以为追兵来了时那两步躲——据说有人就是在这里看到了小裴的腰…很不幸我没看出来[允悲]——要我说沈炼你真的得感谢剧情安排,就你办的那点事,人家要不是看到通缉令内心一动那眼睁着就是要揣着书跑路,或者赶上个心再狠一点的直接把你们卖了,不管是哪种基本100%是个死哦对还饶上一个。这么一来就又要提到沈炼直觉100%这个话题了,他脑子不是很灵但是直觉真是一等一的灵,我敢肯定他扔书给北斋时心里啥也没想,也不可能预见到后续会怎么展开,但是这直觉就是准了,这一套操作应该是在北斋心里有加点数的,指不定就是这点点数过了平衡线能让北斋再回来找他们的——要不怎么说直觉系吃香呢,你们那些白值高的也就是白值高,一辈子也就顶天了哪比得过人家爆发加成100%[允悲]

◆时间线:第6天黄昏~夜。

且说沈炼替北斋去找信王。在清风茶楼里一通大闹把丁师傅闹出来以后束手就擒。丁师傅也是好人,就那么带他去找信王了,那会儿他书都揣身上居然没顺手就宰了他——哦对可能是要靠他着落北斋裴纶藏哪了。见到信王以后信王第一时间就把书烧了,“这书要是落在魏阉手上不知多少人会丧命”话说得很漂亮,给沈炼解缚以后丁师傅顺手就在他身后一跪坐,然后拔刀微微出鞘,显然是他一有什么不对就要砍了他。然后其间提到老陆要把北斋杀了的时候丁师傅表情微变,感觉就是从这时候起她的信念(如果有的话,真的她一贯给我的感觉就是没思想只是单纯的一把好用的刀)发生了动摇。后来是哪句话说呛了来着丁师傅要砍了沈炼,却被信王示意退下了,然后信王和沈炼就就绿帽子问题进行了亲切友好的商谈(不是)其间信王拔刀指着沈炼,沈炼一手把刀扳开了(我发现你们锦衣卫都很喜欢对没有能力真杀了你们的拔刀者这么干,凌云铠那时候也是),信王更加不是会家子直接就被把刀夺了,然后沈炼开始发狠,我就是要带北斋走你们不准追要敢追来来几个我杀几个,这里信王你也是真胆大就敢摒退丁师傅这要是这会儿沈炼真把你杀了呢——好吧也许信王艺高人胆大坐实了沈炼他不敢(要是他们真的一直观察着沈炼把他研究得透透的这倒的确很有可能)对了这里提到了一句信王其实也喜欢北斋的画的,和后面北斋说他不喜欢她画画形成对比——怎么说呢,信王他有两个侧面吧,身为“人”的一个侧面,与身为“皇帝”的一个侧面——人的他喜欢北斋,喜欢北斋的画,而皇帝的他要杀了北斋,并不喜欢北斋画画,因为这两样都会多生事端,坏他大业。

另一边裴纶带着北斋等在东厂门口,准备到了时辰沈炼不回来就进去投案,这会儿裴纶身形还是摇摇晃晃的但是控制北斋一个小女子是毫无问题了(“ry伤好的真快”系列),我仔细想了一圈他进东厂会不会有事,感觉好像不会,他所犯的全部的事都是关于查案主要动向也是有利于魏忠贤的,他招惹的陆文昭那派对东厂应该理论上反而是能保住他的一派,但是当然如果上面的人心思深入为了最上层的利益纠葛考虑把他们这些小人物知情者全部灭口也是有可能的,不过这是很难拿得准的事,而且就此时来看应该还不会能想到。然后这边厢发生了有趣的对话(笑)另一边沈炼和信王聊着聊着,听见打更的声音,估摸是突然反应到时间,抢了信王的牌子就穿窗而出了。然后老陆和丁师傅闯进来,不得不说信王演的像啊,然后可能还有老陆善查上意啊,明明都是信王要杀北斋了,这会却还是由老陆提出,而信王一副于心不忍的样子,可怜老陆啊都体察上意到这地步了,无论从哪个侧面看都是绝对忠心的这种,居然还不够资格成为未来皇帝心目中能留下来使用的本朝得力臣子,而是要灭——想想第一部的“无人可用”,皇上你怨谁呢?

说回沈炼这边,是说梆声好像是两边交替出演的,沈炼那边听到了梆声穿窗而出,裴纶这边听到了梆声就要进厂了,沈炼过来找不见他俩(因为头一天看过剧照导致我谜之关注背景那个磨豆腐啥的幡子[允悲]),是说看这意思他们应该是提前约定好的,几时几时在东厂前面这条小胡同约见,逾期就进东厂之类。然后裴纶从后头转出来,这时——盯了半天的我终于!终于!看出小裴的腰了!就在他和北斋同框出场的这个镜头!可惜…他又是作为背景被虚化了[允悲]而且这镜以后他就再也没穿过这身…[允悲]但是就算是虚化这镜我也看到他的腰了!真的有腰!(为什么感觉这么可怜啊你…[允悲]

评论(1)
热度(4)

© 黄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