绣春刀2剧情回忆/理解/发散(自用)7

[1]  [2]  [3]  [4]  [5]  [6]

预警:有过度无理性不客观的吹裴,越到后半记忆越模糊破碎可能会有很多记乱了的部分,总之无理性不客观自用(

以下无脑复制微博:

--------------------------------------------------

啊啊…真是要命,昨晚上因为细节流程想不起来,想着躺床上闭目冥想一下,结果想了没多会儿就给睡过去了,又浪费了一个宝贵的睡前机会!啊——(抱头狂嚎)
总之继续,这剧情密度怎么这么大而我大脑RAM在迅速崩溃,让我喘口气感觉一口气讲完会憋死…

---------

◇然后镜头一转就到了沈炼家…呃…我不知道他们是怎么回家的同时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他们天黑了还要在船上呆着在河里泡着,想必就是为了等河漂儿的小裴吧[允悲]反正不管怎么样他们到了沈炼家,总之小裴一醒来看见的就是沈炼,我很惊异的一点是他对沈炼救他、“殷澄也是我朋友”和得知北斋身份都没有表现出特别大的抗拒,可能只是对北斋稍稍惊异了一下,表情都不是特别夸张。不知道是他被接连的直击人生观的打击打击得没力气反应了还是因为冰雪聪明(…………………算了我就要用这词!)很快地反应并接受了,虽然他伤重但是我觉得当是时脑子还是在清醒状态的,尤其如果按我的联想他之前就知道/考虑过沈炼是殷澄的朋友/北斋的身份的话。至于他为什么能180°大转弯接受沈炼是殷澄的朋友,一来沈炼救了他,事实胜于雄辩,一个正在给重伤濒死的你救命的人同时说出这话来,总是更有说服力的,而且说不定还有一点吊桥效应什么的;再来他在陆文昭那里受到了毁灭世界观的打击,这样一来直接掉转回路逆向思考以他的脑子估计很快就能反应过来情况,于是快速接受。(虽然想想在此之前他对沈炼的恨意基本是到达了巅峰状态了经此一事就完全逆转也是很厉害…不过物极必反嘛想想我对小裴的好感度条不也是这么一个同样的图形吗[允悲])

哦我觉得我想起来那段交叉蒙太奇是怎么回事了,是在这里的倒叙闪回,讲述小裴怎么逃出命来的(以下因为记忆愈发模糊的缘故大可能不确实,纯拼凑印象了):一开始他被几乎砸在地上等死,然后丁泰一个狼牙棒砸下来,我拿不准他是不是有一半是装死吸引敌人近前的,然后他好像是射了一个机关暗器,嗯是的他的右手护腕上有个机关暗器,射出来一个大钢钉一样的飞针直接把丁泰打死了(还是后来又用了什么别的招打死的来着…实在记不清了)我去你们锦衣卫身上到底有多少小装备,一身黑根本看不出来好吗!要不是这一段根本不会知道他手上还有暗器!然后他是不是也有一把短兵我现在也记不清楚了,如果有的话很可能是那把暗藏刀,不过如果是这样的话说明他还是随身带着刀棍?但是如果是这样的话他为啥不用呢…当然也有可能是普通的制式短刀就像殷澄用的那种似的,那段画面闪得特别快而且特别凌乱又黑根本看不清,如果是像殷澄那样的后腰别一把短刀也是可能的我实在是想不清了。反正这块的记忆稀薄的可以,具体是怎么回事我现在都想不起来了,反正最后结果是他全程用过暗器和(可能)一把短兵器,最后杀了丁泰,然后众人上去救护丁泰的时候打了个什么障眼法等再看去时已经翻墙逃了,绣春刀应该是没带走。全程应该是三打一?但是我不记得那个三是陆文昭还是丁师傅了,而小裴在一开始就受了重伤的前提下反杀一人并从他们手里逃了。主要是整个这个段落实在是太快了,又黑,而且还是交叉闪回,实在是看得稀里糊涂,基本记不住什么,只能记住一些关键,等将来有了片源我得暂停来看_(:з」∠) _反正总结一下就是我对小裴打架的一直印象就是:他可能武力值直接比较不如沈炼丁白缨这种,但是他是用脑子打架,一直以来都是,如果能用最小的力,就用最小的力,如果能借力打力,就借力打力,如果能自己不动手就让对方自灭,那就自己不动手让对方自灭——这就是他的打架风格,借助一切地形道具巧劲计谋来打架,所以虽然纯比武力值他可能不如沈炼等人,但是真打起架来他的做功效率一点不差。哦对了我这段的总结其实就是想说:小裴翻墙那下看起来身法真好,好轻盈啊[笑cry]

绞尽脑汁的回忆一下丁泰往地上砸的那下应该是没砸中,他身上的伤应该是一开始猝不及防被打到的那下(当时脑子应该还在被背刺的混乱当中没反应过来,如果正常的一打三他应该还不至于这么快被打趴),我还是觉得这一波主要是内伤重,而且背刺呢?光看你们处理那个狼牙棒的伤了背刺我觉得更严重啊…至于内伤…好吧这部分姑且高魔一下我们认为一般武打片里被打吐血都不是什么大事好了(。

然后很快老陆就追过来了,不过老陆怎么知道沈炼救了小裴的?你们这什么消息网能这么快?就算沿水路查,沈炼家又不在沿河,那会儿又没有天网,你们这消息网当真不赖嘛?而且还知道北斋也在他这,很门儿清嘛老陆。好吧又想了想可能北斋的行踪老陆一直门儿清,而沈炼是明时坊上官家可能也在附近?(是说我还是不知道那当值是固定的还是轮换的)总之老陆找来的挺快,完了这会儿因为我基本全副精力都用来关注(记忆)小裴相关对老陆这部分的着重点变弱了我竟记不得这段对话了_(:з」∠)_总之就是把沈炼做的事全给他倒了一遍(我就记住一句“凌云铠你杀的吧?裴纶查的!”←瞧瞧你这关注点啊没救了[允悲]←嗯内个谁查的现在正躺在他们家床上呢)这里我要点赞一句这片里男性主角们台词功力都很不错,尤其是北方口音那几位,那个口语感,听得我亲切啊~老陆的要求是让沈炼杀了北斋和裴纶大家就当无事发生过,沈炼不从,还甩了他一句“这和阉党行事有什么分别”,以老陆的价值观,再以老陆对沈炼的感情,这一句话估计能噎得一口气上不来,老陆内心估计把自己想成是一个忍辱负重以做着自己最不愿做的事无论多么肮脏丑恶都忍得下心去做为代价、宁可自己脏到极致但是为一个高洁光辉的目标无私奉献的那种无铭英雄一样那么自我满足着,但这种实际上当然…我们有句话讲“醒醒,低头看看你自己,已经多么脏了”,而沈炼显然戳中了他不愿去想甚至说是有意回避的痛处;另一方面他对沈炼,那可真是打断脊梁地那么过保护着,不管是出于救命恩人、欣赏、像对待孩子一样关怜后辈、“一个不能如此为的自己”、还是别的什么感情,如今这个局面两人对峙沈炼甩他这么一句话,老陆心里怕不是百味杂陈?“你不知道我是为了什么”“你不知道我保护你都做到了什么地步”“我付出了那么多你浑然不觉都体会不到”“被保护的如此清清白白现在你反过来有底气说我(你知道为了你这个清清白白我都干了啥然后你反过来说我干的这些啥)”“我他妈是为了谁啊”那个一口气憋得慌啊,(好吧以上都是我的过度脑补)←但是这样一脑补的话真的感觉老陆更加老妈了…(。

然后被激起来的老陆甩了一句“你tm真当自己是好人了,想想你手上几条人命”啊诚然锦衣卫里不可能有好人,哪怕是影片没表现过所以体感还好的大哥从逻辑上考虑他也不可能是干净的,但是真的和老陆小裴其他人对比起来,沈炼还是相当干净的了,这个不能不说一点都没有老陆的过保护的功劳在。然后话赶话呛起来老陆“刷”地拔刀!一瞬间我以为他们要打了,结果老陆擎着刀瞪了沈炼半天,一个复杂的表情,转身,收刀,走了(啊这里我要忏悔,因为我过分关注小裴的缘故,小裴戏份起来以后我都没怎么再关注过老陆了,不然这一块的演技讨论应该也是很值得可圈可点的一段,但是我连细节都记不清了。哦这里还要补充一句,张译那篇知乎不是说练错刀了吗,这里我想说还是有成效的你看这拔刀收刀的动作多熟练多帅啊一看就是练过的[允悲]就为这个收刀也值了啊!(张译:…。

老陆出去以后小院安静了一瞬沈炼马上就觉察出来,此时火枪手上墙头开始轮流射击,我估摸着他们作为官家军人,虽然平时不用枪但是对火枪队的攻击流程应对方式应该也是很清楚的,于是沈炼这段基本就是一直在院子里躲,火枪队应该是分批次的,因为射击一次以后需要重新装填弹药(?)总之间隔比较长,军事武器方面我着实不太熟,隐约的印象那会儿的火枪队应该是分成几批轮番射击,也和过去弓箭弩一类的远程集团化军队的攻击方式差不多?这版的沈炼家好像还挺不错,他后院还有个小假山造景什么的(三人吃面对谈那会从窗口可以看到)前院好像也有假山和石桌什么的,总之他就一直在射击中躲,射击间隔(一部分军士停下来装填弹药,此时弹幕应该薄一点)的时候进行一些动作什么的,有没有中枪过我记不清了。港金我真想吐槽那个猫,老陆和沈炼聊天的时候猫在树上,你说你下来干啥,当然这段全程猫都是电脑做的,然后乱枪横飞猫被击中,我不知道那会儿的火枪是用的什么弹药,但是猫和人的比例差那么多,什么弹药打猫身上不都跟迫击炮弹爆炸似的…怎么还能活呢…就算打腿上我觉得都不能活何况当时看那意思明明就打到要害了,要么你说是像现在民间土枪霰弹那种的?但那种对人就更毫无杀伤力了啊想不明白。

话说回来,我仔细想想总觉得枪击时沈炼一直在外面翻滚不进屋好像从一开始就是为了捞猫?因为猫在地上他想把猫捞了再进屋?每一次弹幕较弱他从掩体出来的行动好像都是照着猫去的,结果一直没捞到猫还中弹了,然后不知道是弹药打光了还是火枪队固定流程(如果是固定流程的话感觉沈炼应该是知道的,那么他一直撑就是在等这个时机,能感觉到他一直在闪避就是在等),火枪射击停止,近战踹门冲锋,在这个短暂的无火力期沈炼瞅准空当捞猫进屋一气呵成,但是军士们也不差前后脚就跟他进了屋,沈炼一下把吊在门框上的一瓶子油(?)扫了下来,门框附近好像是布了绳索牵引的机关,那一下子整个机关联动把周围的门扇也不是牌匾都拽了下来堆作一处然后一把火就熊熊燃烧了起来,成为了一座拦门火障。是说我感觉沈炼家不像是平素就布着机关的那种被害妄想家庭,那这机关是哪来的?从听到响动到沈炼出门迎陆文昭好像并没有过很多时间,我不觉得他们有时间在这么短的一段时间里就把这个还算比较复杂的机关布置好?不过沈炼和老陆在外头聊的时间还挺长的,我是不是可以合理推测这机关是小裴帮他布的?也很符合小裴的一贯人设(无理性不客观擅自加戏了(小裴不能动也可以指挥北斋操作嘛反正不是很需要体力的机关感觉

有了这座拦门火障军士们短时间内就进不来了,就算他们能看到也只能眼睁睁地看着沈炼进了地道,这个地道就不是一时之功了也许可以合理联想阿炼这是祖宅武人家庭还是要留一两个退路?(这要不说得有自己的房产不能租房呢[笑cry])他终究还是没有猫奴到带着猫逃亡[允悲]猫给撂床上了(这是我更加觉得猫能活着是这片No.1二次元的段落,无论怎么想都不可能活着啊?不出血死也烧死了就算它没一击毙命当时也不能动了啊)


不行了这一晚上发生了太多事我得喘口气,一口气讲下来感觉一口气要撑不住了。之后还有个后半夜我的妈…你们这剧情密度怎么这么大…我的大脑RAM要完蛋了…

评论(3)
热度(5)

© 黄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