绣春刀2剧情回忆/理解/发散(自用)6

[1]  [2]  [3]  [4]  [5]

预警:有过度无理性不客观的吹裴,越到后半记忆越模糊破碎可能会有很多记乱了的部分,总之无理性不客观自用(

以下无脑复制微博:

--------------------------------------------------

继续。嗯好像没什么特别可说的,反正以后就一直带着小裴玩啦~[太开心]

---------------

◇吹完上一段我好像都忘了下一段是什么了…吹得太激动了(。嗯沈炼回过屋来找北斋看她站在被翻得一塌糊涂的书房(?)里,沈炼家的结构不知道是怎么个样了莫非是有门吗所以方才裴纶是没看到这一惨状了,由此看出他俩的时间顺序应该是北斋先到翻了一半书被裴纶闯进来打断只能装嫂子的(。哦这里还要插入一句刚才吹太high没插进去的,就是小裴提到北斋用纸条钓郭真去酒楼,酒楼有个少年迎接的那段…那段是个虚化的闪回镜头,貌似大多数人都认为那就是女扮男装的北斋,然而二刷我怎么觉得…那个人影无论从服装还是身形上看来都几乎很像是信王呢?之前在清风茶楼里也有个信王出现的镜头,背景打光做着虚化,那感觉非常像的。试想在整个事件中,郭真这个人是出于什么动机参与的呢?虽然他们是一同从战场上幸存下来的同袍,但是从萨尔浒之战那段来看,郭真的性格并不刚硬,没理由说他经此一役同生共死之后就变得舍生取义了,所以我有理由推测他和陆文昭不同,陆文昭是真的胸怀着大义去做这项“事业”而郭真更像是被裹挟逼迫的,单凭陆文昭能裹挟得住他吗?但是…如果是信王呢?如果未来的皇帝许愿了什么或者直接命令你去做什么事呢?再想想在茶楼信王他也是肉身出行接头的,所以说在酒楼也是信王也并非不可能啊?至于说是俊俏少年,来睁大眼睛看着信王,你告诉我这不是【俊俏·少年】吗?比北斋不差啊!

哦对仔细一想我好像又能补遗一段关于上面那段三个人对坐的对手戏的感觉,那段里面三个人感觉像是互为食物链的关系,裴纶有可能抓北斋也可能抓沈炼,沈炼也有可能抓北斋(此刻他俩的关系还很谜但是绝对还没到一门心思对你好的那地步),所以里面北斋最紧张,只敢喝茶,沈炼只盯着裴纶注意着他的反应,裴纶则是满眼门儿清地敲边鼓。

啊说回来,书房里北斋呛声沈炼,好吧就是从这里开始我渐渐觉得大幂幂演技ho不住了[允悲]因为之前她完全的表演傻白甜时我还能以“这是装的她其实很深沉”来催眠自己并且还能因为催眠自己她演技很好因为“装的和真的一样”[笑cry],到了这块就着实兜不住了,无从解释,只能说她演绎出来的就是“ho不住场子还强行装牛x”的傻没有白甜子感(。既然无法解释那我只能接受“这个角色本来就是这个设定”的事实了,而这事实与我对整个剧情逻辑的理解相悖,要如何解释这场冲突呢?只能以“演员演技不足以表现设定”来找补了[允悲]

然后沈炼把北斋拎去了某开阔水域的某条小船上(好吧这里是bug吐槽时间:且不说之前有人提到的锦衣卫刑讯方法很简单随便找个地贴金纸就行又省事又省地方没必要单找这么一个谜之手法来搞这么谜之一出,然而沈炼就是费劲巴拉千里迢迢地搞了这么一出复杂的出来(是说之前有人贴图解释过明时坊和水路的关系所以对这部戏里大多数地理变化的部分我还是很认同的很符合实际和逻辑,但是这里这个开阔水域就不知道在哪里了,鉴于明时坊周边地形图你们要找到这么一片开阔水域应该绕挺远的吧?挺闲的啊?而且还大白天半个人影都没有,这北京城啊,你们怕不是跑到燕郊去了?可是费大工夫了,好么费这么大工夫结果就搞这么一出[允悲]这段剧情我简直就那个什么了(。)这段除了表现沈炼这位贵为百户似乎没有脑子以外还表现了什么?哦,他已被耐情冲昏了头脑,恋耐中的人是没有脑子的?然而我连他此时对北斋的感情分类都还闹不明白呢???完全没表现?谜了?

然后他们就稀里糊涂地搞了一出十分尴尬尬到卫司估计都要说别说你是我们这挂的我们不认识你的刑讯()然后就坐在一起小船聊天了我???咣叽一下给你搞下水你不说结果给你救上来你就竹筒倒豆子全说了北斋同志你?你这个脑回路是怎么长的我便是不能懂了。你这个同志受糖衣炮弹腐蚀很厉害啊?很容易啊?然后他俩好像聊得非常好让我感觉他们从正午一直聊到傍晚,该聊的不该聊的都聊了,感觉就是从此时点以后他俩的关系进入下一阶段也就是我们俗称的传统模式bg阶段了(立场呢?底线呢?原则呢?好像没有人思考这个问题了二位)而且几乎是毫无理由的、沈炼和北斋的关系就从需要互相警惕提防有把柄在对方手里亦敌亦不知道什么变成毫无阻隔感情丰沛的传统BG关系了?我???拜托你给我个合理的理由啊?这是要逼死逻辑控的好吗?尤其是沈炼这个出发点,ex me?!WHY?你是怎么转变的?!这段具体内容我一点记不得了也不记得具体细节,没有特别张力的部分我是很难记住的?就记得北斋大意是我的那个他对我怎么怎么好…不对等下你们这连传统BG关系都不是啊?所以这段情感进度到底是个什么定位我十分谜了啊?

◆然后应该是同一时间,感觉像是临近傍晚吧,时间线:第5天的傍晚~夜。

我现在有点拿不准我的记忆力,不确定裴纶从沈炼家里出来的那个时候是不是已经有点天色将晚的意思,还有就是之前记不清的锦衣卫高层聚众研究植物人郑公公的段落,是不是发生在黄昏。然后这里的镜头是烧毁的案牍库,军士在清理现场,裴纶在这里翻查残书,嗯是的他还是在查案,和沈炼爆发过以后,估计他已经下定决心要搞死他(沈炼的表现给了他近乎绝对的失望打击,已经不需要再给他留路走了),这部分他没有在吃,也没有笑,全程十分严肃,一副办事能力很强的样子,我猜这才是他的本来面目,大明神探裴妙(x)纶(。由于他认为最终发现了决定性的证据,已经不需要再装相了。

这个决定性的证据是郭真和沈炼曾在萨尔浒之战为同袍并共同从战场上下来的证据(我又想吐槽了:既然这里他能发现沈炼和郭真,怎么就不能同时发现陆文昭,这仨人不是一挂的吗?要写还不写在一起?他这查的到底是什么档案啊?)于是沈炼和郭真有关+沈炼和北斋有关→沈炼和逆党有关。再加上他几乎已经推理成熟的凌云铠现场和沈炼那一系列雏儿一样的反应,对裴纶来说此时证据链已经成熟了(虽然没有直接证据,不过古代也不兴这个啊,小裴这一串搁古代那算神探中的神探了)然后他揣着他这条成熟了的证据链去向陆文昭汇报,这点我就有点奇怪,姑且不论他翻到郭真关系的时候怎么就不能同时翻到陆文昭(这就没有然后了,剧情需要),他为什么要找陆文昭汇报沈炼,原本就是陆文昭护着沈炼的啊,而且他是南司的督查,本来设南司就是为了和北司分开好有内部调查的独立性,你和北司的千户汇报个什么劲儿呢?直接上报自己上司啊?而且陆文昭显然有护短沈炼的前科和他说有什么用呢?我很难说这段算不算剧情需要智商强行掉线,还是说为了震慑犯官沈炼的上司(北司)一下?但是小裴汇报时的态度明明很诚恳也不像啊…这段反正我有点谜。不过无论如何,哪怕是会考虑到陆文昭会继续护短,裴纶也是万万不可能想到陆文昭才是他追查的整个事件的更上一层boss的(这里必须要感谢伟大的剧情杀让他明明都查到了郭真却还都查不到同期的陆文昭[允悲]),于是不幸被背刺,这里因为看电影之前我刚好有幸看了那篇分析绣春刀里兵器的文章,所以特别留意了一下陆文昭的铁尺,结果在有心理准备的情况下居然还是一眼都没看到我就???难道那是只存在于设定集里的道具?[允悲]主要是那铁尺是黑的,当时也是黑夜,而且他还是背刺,所以压根看不到吗!顺便这里再提一句之前说的锦衣卫几乎人人都有一件短兵器,陆文昭的这个想必就是这铁尺了。他们的主兵基本都是绣春刀,第二部这里没有形制分化,都是一样的雁翎(?)刀,裴纶一直用的也是绣春刀,他做锦衣卫的时期没用过别的武器,那根棍子是后来才出现的。是说他被背刺是这样的:正和陆文昭汇报沈炼的事,基本得出沈炼笃定是个反贼的结论了,那边厢丁门三人组跳下来了,小裴转身护着陆文昭然后抽出刀说我挡着,然后就被背刺了[允悲]哎我在此十分赞同一句评价:他的办事能力和他的遇人不淑度成正比[允悲]想一想小裴当时的心情得有多悲愤吧:朋友朋友吧被朋友的朋友卖了,自己自己吧被信任的上官卖了,对于一个很可能是把情义这点作为人生的一项至高项来看待的人,这两点对他的打击性很可能远超一般人,是毁灭性的——自己最无法接受的背叛,接踵发生在自己身上。

然后这里我的记忆彻底模糊了,我记忆里这段是和某个另一边的交替蒙太奇出现的,但是我完全想不起来另一边是什么了,印象中沈炼和北斋的聊天这会儿已经聊完了啊?完全想不起来交替的另一个是什么剧情了…总之就是小裴一直在被打被打被打…[允悲]一开始被陆文昭背刺以后就被丁门师徒围攻着打,狼牙棒直接砸的刀脱手,然后不停地在受钝击,他一直想去抢自己的刀但是一直没成功,中途挨了好几下每一下都吐血,是说我觉得这一波他受的伤比前面所有沈炼的都严重多了,感觉是内伤啊一直在吐血,按写实派考虑我有理由觉得他内脏都破裂了,总之那段拍的的感觉基本就是让观众觉得这人必死无疑了,但是后来…反正又是“你们古代人伤怎么好的那么快”系列。

这头掐在了丁泰一狼牙棒挥下去的时点(误导观众小裴必死了),那边切到了沈炼和北斋,这俩还是在船上坐着只不过看起来停在了某条沿河小巷旁边,然后这时候哗啦~哗啦~小裴漂过来了——在此我们要热烈鼓掌感谢老陆!感谢老陆神助攻逼小裴跳反,不然小裴那趋势下去基本铁定搞死阿炼啊…

评论(5)
热度(3)

© 黄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