绣春刀2剧情回忆/理解/发散(自用)5

[1]  [2]  [3]  [4]

预警:有过度无理性不客观的吹裴,越到后半记忆越模糊破碎可能会有很多记乱了的部分,总之无理性不客观自用(

以下无脑复制微博:

--------------------------------------------------

终于把我最想吹的这一段给吹出来了0 0全篇裴吹!和雷佳音吹!(反正就是不理性不客观了

----------------

◆梳理时间线:第5天日。

沈炼这边是拿着烧案牍库去给丁师傅交差,顺便继续跟人家讨价还价要北斋(我还是没想明白此刻他想要北斋是图什么),这回他智商终于上线了懂得用宝船监造纪要来做筹码,这下算是大家互有牵制势均力敌了,不能随随便便捏着沈炼玩儿了。北斋显然此时和信王党就是一伙的,估计这边听到了那边就启程去他家翻书去了。让我惊讶的一点是信王此刻就在他们这茶楼?看来你们这都是肉身联络的,这风险什么的也是挺厉害的…

忘了是不是穿插交替了,反正大约是同一时间吧,锦衣卫组织高级官员们调查郑公公被植物人事件,在场的看服色好像都是千户以上吧。是田指挥使(?)我咋觉得他说话带着一股天津口音…厂卫北方口音人口+1。然后老陆听到郑公公说话的时候那表情吧…让我说不准他到底知不知道来烧案牍库的是沈炼…(。

然后沈炼回家,看见猫在朝屋里弓背(这次看出来这猫是电脑做的了)(可不嘛里面俩都是生人[允悲])然后沈炼推门进去——好的!这里我要开始吹了!吹裴、不、吹雷佳音!

整个这一段戏算是我印象中全片演员飙演技印象最深刻的段落(当然可能别的部分我不那么关注),沈炼一进门,裴纶朝他打招呼,先是满脸堆笑“沈兄”然后这句话说完以后下一秒整个脸上的笑容全部消失了,而且接替的是非常面无表情甚至可以说是有点冷脸的表情,就是很明显的“我刚才那就是假笑我甚至对着你我连装都懒得装”的感觉,不知道他此刻对沈炼是一种什么感情,又或者是这场合比较私人,于是和前一次对手戏不同,这一次他连画皮都懒得套的感觉,又或许是他手里证据越来越扎实越来越没必要在沈炼面前装的感觉。北斋作势想走沈炼此刻也不傻直接一把拽住,估摸着要是不拽住北斋就跑路了,然后又来表现一遍裴纶的吃,这时沈炼裴纶一人一碗倒是北斋一个人在喝茶你是太紧张了吗嫂子?然后裴纶又开始旁敲侧击了——他探寻情报的一贯手法,嗯…这样一想的话他这手法其实还挺现代化的?和现代推崇的那类神探异曲同工,敲打,看反应,再敲打,再看反应,重证据,重调查,串联证据链,最后得出可靠性高的推论,而不是——这要是真走正常古代流程,哪那么多废话,抓起来打了再说啊?正规官府大抵也都是这么办案的。然后这段就看他那话术敲打啊,对面俩人那简直了,这会儿我倒是能信北斋没那么深沉了,看这还不如沈炼的反应[允悲]我相信就对面这俩一眼就能看光光的雏儿的表现一定尽收小裴眼底了,然后他拿出来那张招呼郭真去赴约的纸条?我是不确定这是他什么时候又去搞到的证据还是做的伪证一类的(毕竟他拿走了北斋的印←当然这点也可能是作为证物来比对)北斋那个紧张得简直没眼看了…我估摸着沈炼伸手握住北斋的手一定也尽收小裴眼底了,没眼看这俩人,真的没眼看。说真的小裴是真的一直没发现那女的就是北斋吗?我不觉得,至少他会怀疑过,我猜,至少那特别不对劲的反应总能引起一些怀疑吧。然后小裴话锋一转提到净海,[允悲]刚还握着北斋手的沈炼手马上放开了,[允悲]妈呀救命啦你俩这反应简直和被教导主任抓包的小学生似的,太雏儿了吧也![允悲]这段里裴纶的神态随着他们变化,显然是一切都尽收眼底了。然后裴纶敲打沈炼“交出北斋的画儿,净海的生死就是我一句话”时沈炼还是表示我没有北斋的画,在他之前已经各种侧面敲打了他两、三回的前提下,这时裴纶的脸一下就变了:看来朋友二字在你这一文不值——这句话的表情,给我一种“此刻才是他真正的脸真正的表情”的感觉,没有假的笑容,那是种什么表情呢…带着一点恨意,也许还有嘲讽,鄙夷,失望?总之是个复杂的表情,啊…记忆力烂完了的我现在已经回忆不起来了,但是看的时候就觉得一个表情里能蕴含复数以上个丰富的内容,这个实在是太厉害了0 0

↑总之上面这句话的感觉像是“我尽力给过你机会,给你好几次机会,但最终你果然还是让我失望了”——以下我要展开一些合理联想了:如果说殷澄和沈炼真的是朋友,那么面对同样是朋友的裴纶,在闲谈中他有没有提及过沈炼呢?很大可能性是有的,毕竟他的个性是那么喜欢八卦说话不说不舒服斯基,没道理另一个朋友这种事绝口不提。不知道在殷澄转述中的“朋友沈炼”是个什么样子呢?结果还没来得及正式相互认识却出了“殷澄因沈炼而死”一事——甚至可能在转述中直接就变成“沈炼杀了殷澄”,裴纶会是怎样一种心情呢?重事实调查的他亲自跑来调查此案直接与沈炼接触,他可能内心抱有成见,但是从他一贯的行为表现来看,重事实可能是他的某种原则性高度的东西,所以他要亲眼判断沈炼是什么样的人。沈炼给了他什么样的印象呢?凌云铠案遮掩回避事实(虽然很蹩脚),涉及到北斋的事也在遮掩回避事实(同样蹩脚而善于察言观色的裴纶显然直接能看光他),然后重点来了,拿出和尚来威胁他——在裴纶的认知里,和尚是沈炼的朋友——姑且不论这是不是事实,裴纶的认知里拿出“朋友”来威胁沈炼,沈炼竟然也不买帐,而且一口咬死回避了过去,对于重视朋友(可能是他的另一项原则性高度的东西了)——当然,这一点我们是后来才知道的——的裴纶来说,这简直是不堪忍受的,尤其再加上他的成见,我代入思考了一下,如果是全然把沈炼作为“杀友仇人”来看待的话没理由放这么多路来给他走,这是一种试探,一种验证,对于“你殷澄认为的朋友”的检证,而最后他得出的大概就是“殷澄你看错人了”这个结论,所以他暴怒了。代入了一下,如果是路人或者是仇人杀了你的朋友,和你朋友认知中的朋友杀了他——这对于一个重视朋友的人来说,伤害度那绝对是妥妥不同的,后者那绝对是踩到炸药包的。

所以裴纶现在就是这样一个认知了,饶是他很能装这里他也实在是装不住了,露出了真容,之后不欢而散,沈炼(我真说不好他这段算不算慌忙找补反正他要是没有那张脸很多行为真的挺…啧啧)追出来质问你是不是针对我(见鬼的我的RAM脑前面那有段对话现在压根忘了想不起来了),裴纶此刻大概是怒火攻心难以控制行为了直接了当承认,然后沈炼不依不饶追问,我估计此刻沈炼的每一句追问都在把炸药包捅上天,然后此刻裴纶本来是要走的势子,听到这话“刷”地转过身来几乎是咆哮了一句“殷澄是我唯一的朋友!”这句话和之前不同,不是愤怒,而是带着一种…那种蓦然鼻酸眼红的腔调(自己试试就知道,音色会变化的),然后他又转了个半圈,换了个方向对着沈炼继续咆哮:“你杀了他!”这句话的音量没有上一句大,但是有着非常——非常明显的哭腔——然后他啪地摔门就走了,那两句话的镜头其实是背对和半侧的,并不是很能看到脸,但是声音代表表情表达出了丰富的内涵,这一连套下来我当时:哇——目瞪口呆0 0这段表现力实在是太棒了0 0我现在非常想吹雷佳音!

好的说回小裴,我要合理发散(high)一下:试想一个很能演很能装的人,轻易不破防,然而在突然突破他底线导致他外壳崩溃把内里真实的自己裸露出来的时候——哇——试想一下那是多么的美味啊!这个人越是能演能装外壳越厚越坚不可摧没有人能轻易揭露出他壳子下的脸容,这个被打破的一瞬就越是美味啊!一个戏精露出了他真实的自我——哇!这个瞬间!真是太令人激动啦!(醒醒别发病了5号床

评论
热度(2)

© 黄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