绣春刀2剧情回忆/理解/发散(自用)4

[1]  [2]  [3]

预警:有过度无理性不客观的吹裴,越到后半记忆越模糊破碎可能会有很多记乱了的部分,总之无理性不客观自用(

以下无脑复制微博:

--------------------------------------------------

干脆两段一发好了。频率刚好。这段有无理性不客观裴吹【。

-------------

不行了,又睡了一个午觉我感觉我的记忆又消散了三成,没睡一次就削一次,现在我居然已经记不清小裴去找和尚是发生在什么时间点了?!惊恐!我的RAM正在迅速消散!姑且先这么写着吧谁知道对不对:

◆姑且先按这样算:时间线是第4天日,应该是偏下午近黄昏的感觉。

小裴去了永安寺里找和尚,其实虽然小裴查案过程中每次都表现了他的吃,但是每次这个人的目的都是很明确的,就是为了查案,他找来永安寺也是因为线索,这里我继续合理推论一下:他在现场勘查里发现了北斋的印(拿起来揣走了,应该是他在北斋宅案发现场带走的唯一证物),我不知道南司查案之前上头会不会把案情相关都交代透彻,理论上应该会吧他们也没什么互扯后腿的理由?所以他应当是知道凌云铠和沈炼来这间屋是来干什么的,然后他们那内网情报网只要稍微一查,应该就可以查到净海和尚收集并赠送过北斋画作的事,然后他便跑来调查,吃饭什么的当然只是顺便(也算是引入这组镜头的手法啦),这段里小裴的态度和之前对沈炼是一样,都是“很和气”,可见他查案一贯是如此不是靠雷霆手段去压人,而是搞这种润物细无声,道行不够高的,一不小心就会落入他的彀中,等回过神来已经掉进套儿里挣扎不得出了——啊!我突然悟到了那版花鸟草虫海报为什么小裴对应的是个蜘蛛了,之前还百思不得其解,就是这个!没错就是这个感觉!你看小裴和他手下那小旗一搭一档的——我有理由相信他们搞这种套路已经很多次很熟练了,一个唱白脸一个唱红脸,说真的小裴你这徒弟调教得不错啊?且说这一段里小裴的表现一直是“外表和气”的,然后用话钓着和尚一步步走进他设下的套儿里,虽然最后一棒是他那小旗敲下来的(是说我觉得这是他们早就练熟了的打配合),但是用话术引着和尚自动走进坑里的可是他小裴,然后马上变脸找属下讨要记事簿继续对着和尚把那段经典的话说完——啧啧,这好一套漂亮的连招组合拳,怕不是万试万灵。这么一想蜘蛛真是合适啊,不动声色,引你自己一步步跨入网中,然后闪电出击一招按住你!这种请君入瓮…愿者上钩…感,可不就是小裴的办案手段吗!想想之前那套花鸟草虫海报,沈炼是蛐蛐,老陆是螳螂(虽然我无论怎么看都觉得是个蚱蜢),魏忠贤是黄雀,信王是蛇,怕不是只有小裴才是更接近于他这个人物本质而不是在剧情里所处的位置的隐喻。(顺便想起来顺手再去查了一下发现还有北斋=蜻蜓,丁师傅=蝉)

此处我想进行一下擅自理解(要吹了要吹了要吹了):就是我以为小裴后来和沈炼说把和尚扔诏狱里是诓他的,在寺里这段,他直接用话术得到了想要的情报,小裴查案的逻辑链条是很清晰的:案发现场→北斋→北斋相关社会关系→和尚→和尚收集的北斋画作去向→沈炼。他走的每一步都是有目的的,没有废招,每一步都是带着目的出发,收获成果转向下一步,他的根本目的是查案,在我理解中他本质上不是个变态,不像凌云铠那样会为了自身的变态欲望无底线的“扩大战果”和把虚的东西想方设法坐实罗织构陷。他找和尚这段的核心目的是为了查案,无论使用什么手法,只要达到了目的就可以,他一贯是如此的(甚至在打架上也是如此,这个我之后再吹)对于没有变态欲望的人来说,在达到了目的(得到了想要的情报)以后再做什么事都属多此一举,他不像是会做这种多余的动作的人。他的每一步行动,都是非常精密精确的,确定目标→出击→收获战果→确定下一个目标,不做多余的动作,就是这样精确的猎手——嗯,这就是智商高的行事风格啊。所以在和尚这已经得到了想要的战果以后,他没必要再做额外的事去把和尚怎样了,当然,如果说和尚的行为已经构成逆党了的话那倒也是可能的——毕竟这点对他来说就属于职责所在了,至少在我的理解中他不是那种会为了单纯的扩大战果就把无辜的人丢进诏狱的人,而且诏狱刑讯是为了什么啊?不是为了获得情报吗?和尚的情报都秃噜了你还要干啥啊?当然我们不能说诏狱里没有心理变态纯折磨人为乐的,但是首先你要有理由把人丢诏狱,我是觉得小裴不太有这个理由——他想要的已经到手了。不做多余的事。(总之这段是无理性不客观有色眼镜吹,无视就好

◆下一节,时间线:第4天夜。

沈炼夜闯案牍库。嗯…怎么说呢你们这案牍库的安保漏洞也忒大…你看除了外面一圈一炷香巡防一次的里面连个守门的都没有[允悲]不过算了可能也不是什么特别重要的地儿,再不就是剧情需要杀[允悲]且说他进了库浇完油突然灵光一闪查起宝船案相关来——是说阿炼他虽然脑子不算太好,但是意外的是直觉系的,他似乎经常出现灵光一闪直觉暴涨智商直加100个点的状况,这种直觉救了他很多次,相比之下智商一直稳定发展的小裴就比较惨[允悲]要不怎么说[傻人有傻福]消音——要说沈炼当时能意识到这个灵光一闪和他眼下的焦虑问题(杀了凌云铠)都有什么关联我是不信的(事情没串起来前我都没倒过来)但是他的直觉真的很灵,说真的直觉系在各路设定里都比纯基础数据高的类型要吃得开得多…

结果一翻翻个准儿,一翻翻到郭真,再一翻就翻到郭真是内官监太监,于是宝船案的端倪渐渐浮出水面——不!刹车!这里我要吐槽了!是说这本宝船监造纪要就这么大咧咧的放在这书库里,郑公公你们查了这么多天(至少1天吧)愣是没查到这?你们和沈炼不一样可是专门负责这案子的啊?不是该第一时间就想到查这本吗?要是小裴来干铁定第一时间就奔着这来了好吗?你们到底有没有在认真干活?要不说你们东厂的业务能力啊…(邓摇)

然后这时候大半夜的郑公公跑来查资料(?)了,哎你说你们这都是图什么白天不干半夜来,有什么不可告人之秘吗?结果沈炼被现场抓包,这里郑公公也是很明显的北京口音,“别看了就我一人儿”哎哟带感啊~所以说全篇几乎只有沈炼一个明显的南方口音啊[允悲]这里沈炼牵制郑公公流星锤的手段是流星锤击发过来的时候用刀把它压在地上,虽然沈炼应该只压成功了一次,后来就每次都被人家拆解…[允悲]这段是真的设计得很好打得又漂亮,流星锤的威力和反制的手段都别有创意,众口一词的最赞名不虚传,但是有点谜的一点是一旦关注细节这段反而没有其他段落的打戏好看了,也许它就是个全景型的,细节比较稀疏。是说这里我要吐个槽沈炼你好死不死带着绣春刀去干活儿,你说你夜行衣都知道换刀不知道换一看就不是个干犯罪分子的料(这人设真是太统一了[允悲])——而且最要命的是这刀还是新换上的祖传宝刀特别有特色的那种,这得亏遇到个不识货的否则还用看你脸?[允悲]

总之在案牍库里吹火星的公公也是够no作nodie的,这地上便是没油也能给你点着了好吗,真要把放火罪栽你身上还是一点也不冤啊。不懂武术的我感觉上像案牍库这样的狭窄地带应该是不如开阔地带适合流星锤的,所以大概可以解释为什么公公进来以后就被压着打?(而且也着火了加上沈炼一直在推书橱把地形搞得更复杂)但是我感觉同样的绣春刀也不太能挥舞的开啊?所以说沈炼你怎么就没有个短兵系列,你看连人家公公都有一个鸭鞭刺(…。之后公公冲出去,这里我又要吐槽了,从案牍库到大门那段路看起来不超过100米,而且只是个穿堂又不加盖,此时是夤夜万籁俱静,你别管里头烧成什么样了,只要大喊一声拿贼瓦擦外面的巡夜的就都冲进来了好吗?再顺嘴点个名沈炼就玩完了好吗?非得跑到门外才肯说话吗惜字如金,这么吝惜声波通信吗?这就直接把自己交待了。总之一关注细节你片的bug就大量增加了起来…这块只能说是剧情需要杀了(。没办法我们不能全剧终啊[允悲]

不过这段我记不清沈炼有没有负伤了。

评论
热度(3)

© 黄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