绣春刀2剧情回忆/理解/发散(自用)3

[1]  [2]

预警:有过度无理性不客观的吹裴,越到后半记忆越模糊破碎可能会有很多记乱了的部分,总之无理性不客观自用(

以下无脑复制微博:

--------------------------------------------------

好的3(我已经放弃2k了)这段还是没小裴,不过下一段开始我要好好吹起来!我要吹的重点是另一个!

------------

◆然后得救了松口气的沈炼回到家,撸猫,看到箭,前往竹林。记录一下时间线:第3天夜。

对了我忘记了昨晚留的“你们的伤怎么都好的那么快”话题:沈炼腰上那个感觉很深的伤,昨晚受的,当时看着还很严重到他直接在雨里趴了,到了这转过天,他除了脸上的小擦伤还在以外,腰腹上那么严重的一个伤几乎已经感觉不出来了…

是说威胁纸条里对沈炼昨晚干了什么写得如此门儿清,那么昨晚唯一的目击者是谁呢?总不至于是丁师傅当时在门外盯梢吧,那自然是北斋了啊——这也是我之前认为北斋不是真的傻白甜从一开始就是在装的一个原因(从人物逻辑出发,不谈演员有没有演出来)。北斋本来就是信王的人,这情报自然也是她提供的,而被如此要挟的沈炼会遭遇到什么她没理由不知道,但是她并不在意,所以我觉得之前那些柔情缱绻和柔弱无助都是装出来的,他们这群人都是目标明确的人,不是“同志”的人的死活与悲欢不在他们的考虑之列,沈炼要作为棋子,也只是作为棋子,这个时候,他们之间的感情应该仅止于此。

----对了评论提醒我我要插播一下之前忘了写的凌云铠----

凌云铠记小本本的时候感觉他并不是真的要置沈炼于死地,而是只是拿捏他一个把柄,“你算落在我手里了”以后就可以随意敲诈,的那种感觉,凌云铠算是有点变态的那种(和裴纶不一样这个我之后要吹到的),不只是办好本职工作,“扩大战果”显然也是他喜欢的,感觉是那种会为了变态欲望去侵犯原本其实不需要撕得更开的领域的那种人(嗯一般这种都会是政治运动的得力干将那种),自从殷澄一事以后沈炼就作为一个“有缝的蛋”落入他的视野,没跟多久果然把柄就有了,于是他作为一个专精此道的出色猎手,瞬间出手捏住。想想作为一个下官捏住了上官的把柄是件多么爽的事啊,可以敲无数个来回儿啊,可惜沈炼不扛捏,还没来及怎样呢,先应激反应把他给杀了[允悲]

不过这样看来又一次觉得凌云铠还是挺“不靠后台办事的”,除了生命受到威胁之时,并不拿这种巨大后台出来说事儿,自己办自己的业务啊

----插播结束----

话说沈炼来到竹林,其实我一直没想明白他为啥要特意穿着官服来,这本来就是私事?他来这竹林理论上都是隐私?万一撞见了可怎么说?还是说穿着官服万一出点啥事能说自己是来办案的?但是你也没其他合理性旁证啊,何况对面还捏着你的把柄,总之这段官服很谜了。

然后沈炼被丁翀引到林间一个开阔地,武术之类的我不太熟,不过大概不在开阔地也是很难打的?尤其对面丁家班的武器几乎全是军队武器大概是很需要开阔地的那种,沈炼被围,这里我要(吐)吹(槽)一句沈炼那刀真结实,和藤牌狼牙棒都正面刚居然没事,藤牌我姑且无视道具质感当它真是藤的吧(明显是金属的啊?!)狼牙棒那么大质量正面刚了一下居然刀没断?不是说鞭锏这类重武器是刀剑克星吗?还是说大明制式刀这形制对重武器抗性很强?最后倒是被丁师傅一刀断了,是说丁师傅拔刀术这段她出鞘以后还在沈炼的刀上二次加速了一下,然后一个刹车反手断了沈炼的刀,这段帅是帅不过我从物理角度怎么总觉得解释不通…拔刀术是靠刀鞘加速,然后她又在沈炼的刀上加了第二次速,这时候她一顿,反手,这岂非是之前加速的动能都白加了,这个加速一变向根本就没法利用了啊?反倒是她手为了刹这个车会受到很大的反作用力,所以之前那加速有什么用???加那么大速最后就是为了让手腕承受一个巨大的反冲力然后用原始速度重新下劈的吗?[笑cry]

哦对了,这段里我还要加一句:这段落里有一个沈炼标志性的臂弯擦刀的镜头,之前看人提一刷时我还毫无印象好是二刷看到了,但是问题是…这段这里沈炼他刀上什么都没有啊?他只是被三个人围在中间,之前根本没伤到过谁,第一部他擦刀那是刀上有血,第二部这里擦刀是为啥?刀上啥也没有啊?感觉完全是一个单纯用来耍帅的镜头毫无现实意义啊?[允悲]

然后这段,到底是陆文昭指使的还是信王直接指示的?反正丁师傅一直给我一种她自己是没有做过任何决策的不是在执行陆的决策就是在执行信王的决策她仅仅是一把锋利好用的刀而已的感觉。如果是陆文昭指示的话,那这个人物可就复杂得特别有意思了——一方面他长期罩着沈炼,显而易见地是把他往过保护温室花朵那个方向养的那种照顾,养的他几乎一点官场生存力都没有,如果没了老陆基本很快就要完蛋的那种,另一方面又把他往这种坑里推?但如果说这是信王的指示的话那就可以理解了,陆文昭对信王的指令优先度是高于一切的,高于他自己的好恶与心,如果是信王指令,他定会毫不犹豫地去做,哪怕是要把他的救命恩人、朋友推进火坑里。以及无论是哪一种,陆文昭必定完全清楚沈炼身上发生的那些个事,这样一想后面他说的每句话其实都是建立在他知道全情的基础上的。

说回来沈炼刀断了受制于人被迫答应去烧案牍库,这时候他还和人家讨价还价要拿北斋来换,所以说这脑子啊…刀都架脖子上了你有什么资格和人谈条件?你手里一张底牌都没有啊?简直谜了。不过再想想这种谜之自信可能也侧面反应了他本身心高气傲+一直被过保护所以不食人间烟火的属性。

再想想此时沈炼要求交换北斋是出于一种什么心态呢?此刻他应该还不至于要到要放她走的地步,而此时宝船案关联未发,北斋对于他应该只是单纯的“借画嘲讽时政逆党”+他杀凌云铠的目击者,也许还加上一个把他的事透露给这拨人的情报出卖者?无论怎么想都不是好的事,鉴于现阶段沈炼应该还是想在继续干下去的(毕竟他并不想烧案牍库),他也应该不会很不在乎的就把北斋放了,所以他请求这个到底是出于什么动机呢?这点实在很难确定出来。

是说沈炼这个人一直以来(包括第一部)给我的感觉是:他的核心要素是被动,往狠了说点就是懦夫,当然这是普通大众常有的属性,作为一个小人物,有这种属性也很正常。想想他干的那些事,诸如面对亲友生死存亡犹犹豫豫无法决断,不被逼到生死存亡之线就受着不会起来反抗,条件允许的情况下拼命想维持现状,一旦被逼无奈就再退一步,如此循环直到退无可退,遇见比自己弱(低阶)的就横,遇见强(高阶/打不过/有把柄在人手里的)的就怂——诸如此类诸如此类= =说白了也就是他的那个脸够冷硬,你想想他要是换张脸,比如陈俊生(…)再去干他干的那点事,是不是除了懦弱、怂说不出别的来了?说白了也真就是得亏他的那个脸,刨掉脸你单看这人物属性?基乎没有什么主动性的。

◆且说沈炼回到家中。记录一下时间线:第4天日。

我的RAM有点撑不住了,这里好像是有点凌晨的感觉?他回到家中,看了断刀刃口得出是戚家刀的结论。然后拜了父亲牌位取了祖传刀条,我努力想看清父亲牌位写的啥但是动态视力实在不行只看了个百户,至于那个刀条…我就想吐槽一句,他装上新刀条的那段动作给我感觉像是直接把笔帽拔下来再安上去就完事了那么方便快捷利落,手一抖就完事儿了,实际我记得中式刀换刀条挺麻烦的比日本刀还麻烦?虽然不知道具体是怎么换的但是中式刀好像刀柄里面是个钩子还是怎么的…他这刀条换的实在太轻松?

然后进入白天,沈炼去案牍库(踩点看地形?)发现来了一堆东厂番子把案牍库给封了,这时候沈炼又犯愣了,我真没法说阿炼你…(扶额)你看一开头你对凌云铠犯愣那好歹是等级有别在凌云铠没曝光之前那么处理姑且还算有道理,这边对手是东厂公公你跟人家犯愣?你脑子怎么长的?别提你现在自己还一屁股屎呢?真是愣起来不过脑不要命啊阿炼…幸亏老陆慌忙过来罩他,也亏得老陆常年打折脊梁,估计还有那么一两分面子,这样都能给沈炼圆过场去——是说这么一想老陆常年打折脊梁之中不知道有多少回是要为了沈炼,也是很辛苦,沈炼自己搞不好还不怎么觉得,老陆也是苦…

这里老陆真的给我特别明显的一种“操碎了心的老妈”感了,在郑掌班和沈炼之间来回打圆场啊,把郑掌班送进去以后翻回头来吼阿炼,这里真的很老妈[允悲]虽然知道他别有所图但是这感觉还是非常正的,感觉还是真心在关照着沈炼,尤其这时候他应该是都知道沈炼身上发生着什么事的,这么一咀嚼他说出来的话就很有意思了,但是同时那份关心也不是假的(要不说这人物复杂呢)而相较之下,这段的阿炼真是尤其中二熊孩子了,不看场合啊,瞬间减龄10岁的感觉。

(现在是吐槽bug时间:按道理说东厂封案牍库是为了查宝船案,那为什么到这时候才封?从我们现有的时间线往前推,哪怕是认为殷澄跑火车的当天发生的宝船案==实际上看语气应该也不是,至少有一阵了==你们这也过了4天了拖太久了吧?总之这点感觉十分bug了,理论上东厂封案牍库和沈炼遇到什么是无关的,但是这个时间点卡的就有点…或者还可以有一种解释是这边早就被东厂接管了,只是沈炼很长一段时间都没来看过不知道而已——那这,这不是说他业务不精吗[笑cry]而且这种强行解释很明显的一个问题是锦衣卫们的反应不像是东厂番子在这里驻扎很久的样子)

评论
热度(4)

© 黄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