绣春刀2剧情回忆/理解/发散(自用)2

[1]

预警:有过度无理性不客观的吹裴,越到后半记忆越模糊破碎可能会有很多记乱了的部分

以下无脑复制微博:

--------------------------------------------------

前方避让!前方避让!一级红色预警!我要开始吹小裴了!无关人等退避!无关人等退避!(结果还是没能刹住2k字←你放弃算了

------------------------

果然昨天从看完到开始写记忆已经十去其三,今天睡过以后七又去三,感觉已经寥寥无几了,好几个衔接就算努力去想也想不起来了,细节也没法还原描述了只能记得一些重点,陷入再不写就要全数忘光的恐慌。(今天试试能不能2k一发)

◇书接上回说道沈炼误杀凌云铠,北斋跑了,我当即心内“傻了吧叫你关门不关窗”,咋说呢,两部阿炼都时时给我一种智商不在线的感觉,总是时不时的做出一些智商欠奉的事来,虽然能打但是实际的办事能力吧有点那个啥(不过也可以理解,如果我内心不想干这行工作,我也会消极怠工)然而他两部都有人罩,第一部大哥第二部老陆——说实话就第二部他的种种表现,我有理由相信老陆罩他不是一回两回,就这脾性(已经不只是情商低了,而且感觉他有某种社障,基本上不和人有什么交流的,感觉日常生活就是两点一线,下了班绝无人类社会社交直接回家撸猫的那种),而且很明显的对于官场面上的事物应对不足,或者说应对能力和他百户这职位不匹配,看他应对裴纶质询那段那一脸初次犯罪的盗窃嫌疑人的样子[允悲]那简直是连点反侦察能力都没有啊,老陆一定一直把他保护得特别好…不然也不能长这么大了(…)而且是百户还这个样子,一看就不是自己混上来的。

◆说回来,此处继续记个时间线:第3天日。

第二天案发,因为被杀的是锦衣卫,北司兜不住案子转南司。这里就要倒倒我那个扫同人No.1卡脖子元素了:南北司他们真的不是抢生意的关系,南司它就是督查啊,涉及厂卫内部的案子就是归南司的,分工很明确的,这可是体制内管理体系很森严的,你当快递抢活儿呢[允悲]抢活儿的不是南司是他们北司内部好伐…抢得那叫一个腥风血雨。于是其实虽然南司比起北司实际上算是冷板凳,但是有意思的是因为剧情缘故本作里的案子全部都没北司什么事基本都是南司在办(谁叫你们死了内官监公公又死锦衣卫又死(x)东厂公公全部都是小家贼啊!指·指·指),结果造就涉案部分基本就是——大明神探裴妙纶(不对)[笑cry]

这段一上来老陆先教训了沈炼一通,愁啊,老陆愁,从语气上看阿炼这样怕不是一回两回了,怕不是老陆一直在给阿炼擦屁股,老陆:你娃怎么那么不省心呢,要命的是这娃的脑子你还不能直接和他说(老陆咱实话实说他永远不省心还不就是你惯的,要野放能这样吗?老陆:不行啊野放那早就死了[允悲])老陆:我对上要打折脊梁日常还要分一半脑子来搞地下工作调度人员还得三天两头费心给阿炼擦屁股,我容易吗我[允悲]这么一想老陆脑子还是很厉害的要是搁我这种单线程直接就趴了[允悲]然后老陆说这案子北司兜不住要转南司查了,于是裴纶登场。

老陆(不知道第N次)叮嘱完沈炼小心点以后从屋里出来,然后…吃糕的小裴登场了。我特别刻意的看了好多眼,第一眼,圆,第二眼,还是圆,特别圆,真是圆,没法解释了,连找补都没法找补的圆[允悲]小裴一上来说话很拉家常风的,毕竟俩人平级,不至于像凌云铠初登场那会儿下官姿态,但是说话嘛,可以用“平易近人”来形容?基本上一般来说督查要来查你(纪检委?)就算是平级那也是直接压你想要不好声好气也是正常的,而小裴一上来先拉家常和气地:我原来是北司的,咱俩见过(拉近关系,咱俩前同事呢,你记得我不?)结果沈炼这个社障[允悲]估摸着除了直系手下和上官他连他们北司的人都记不全[允悲]结果沈炼毫无反应,裴纶那个势头稍微下降了一点(尬聊对方接不住话时常见状态)然后马上转换话题直接报名字走正式介绍路线,然后气场就出现了,沈炼这边反正本来心就虚,他本身又不是滑头,没经过见过的,好比良民初次犯案,虽然想滑却没那个本事滑过侦查,遇到这种情况估计大脑已经当机了,基本就是被裴纶勾着走,那场面十分惨烈了[允悲]基本就和看法治在线水平不够的犯罪嫌疑人妄图逃过警方侦查一样的感觉,完全就是送血[允悲]

裴纶进屋以后那几下查验实在是…一看就是办案老手,随便扫了遍现场就“噗嗤”一笑,那表情显然就和经验丰富的专业警方看只看过一些外行侦探小说就妄图掩盖证据的犯罪嫌疑人一样那感觉(我就静静的看你表演.jpg)估计那几下小裴心里就已经能重建现场了,然后去翻尸体,刚说了一句“这不是刀伤啊”旁边心虚又没有反侦察经验的阿炼估计心里一直高度紧张到快应激想也没想直接秒答了一句“剪刀”,小裴噗又笑了,我估计这会儿沈炼在他这儿跟光的差不多,妈呀这雏儿,雏大发了。然后越问破绽越多,经验丰富的干探小裴此刻估计心里已经了然于胸了,是说犹记得开场案子沈炼叫人去找仵作(结果后来才被凌云铠撞见)而这边几下子给我的感觉小裴根本不需要仵作他自己一个人就能把整个现场勘查了,虽然说其实他职务是督查但是这么一来现代AU的话他倒更像是干探刑警队长一类的了,而且之前他和沈炼套近乎的时候说他被从北司发配南司是因为“尾巴翘太高”(雷佳音把握表情我感觉特别到位,以至于能看出很多言外之意),指不定是因为办案能力太强恃才自傲(在很明显他司有好多尸位素餐但是有背景的人的前提下)又没硬背景直接被一脚踹走了,嗯…说不定他现在这个状态是被一脚踹走以后才有的,过于飞扬恃才傲物结果被现实打击以后才会变得圆滑。组织一下合理想象:一个办案能力特强的业务高手(从全片几乎能勾勒出来一个轮廓,牵涉郭真/凌云铠/郑掌班的整个那么复杂的案子几乎是他一个人调查出来的,且除了他原本就查不到的更上层以外几乎查的八九不离十)年轻又能干(感觉按戏里设定应该三十上下)当然会恃才自傲一下,然而不通现世规则(因为有才,有才的人大抵最初不会看得入眼这些),大概尾巴翘太高,得罪了人(虽然别人占着茅坑不拉屎但是人家有背景啊?你再能干没背景还把人家的风头抢了说不定还很跳,甚至可能还恃才自以为能顶人不拉屎但有背景的升迁的路,不弄你弄谁呢?)就被踹去冷衙门了,一个有才的人,原本就是聪明人,一旦经过这种事就应该能开悟,然后学着去做“该做的事不该做的事”,他那么聪明,显而易见他学的很好,说不定甚至很快。于是现时点出现在这里的小裴就已经是一个熟练掌握“该怎么做事”的人了,一个既没有丢掉侦查办事本事,又学会了“如何做人”的人。(哦吹着吹着我甚至觉得系列智商最高的说不定就是小裴了,真是太无理性不客观了(掩面

话说回来,就那三言两语之下估计小裴心里已经对案子把握了个大概,主要是阿炼太雏,在专业干探眼下简直一览无余的那种,然后小裴掏出小本本来记笔记,阿炼那个紧张得简直都要表面化了,我不信小裴看不出。这里第一次看到小裴的小本本,我终于明白为何有人说他热爱生活了,除了在各种热爱吃上以外这个小本本…要说手帐达人以现代的标准我觉得小裴才是?看那个装饰,凌云铠的小本本我没太注意过,但是好像是标配版应该没那么多花哨,小裴这本封面镶个老大绿松石,錾刻一个“裴”字,包装绳还是用精致的双流苏穗子,深赭色配白,这品味…他在那记笔记的时候那流苏穗子就在下面晃啊晃啊…我不信这套是百户小本本标配的﹁_﹁小裴你这么老大一个男人!还那么圆!怎么居然是这种审美!(不要歧视圆…

是说本作里实体只出现过凌云铠和小裴的小本本,沈炼的只出现在台词里,我怀疑是不是只有一定以上官阶的人才会有小本本,毕竟你说叫普通校尉都能随手乱记别人的黑料这不是得乱套…出现过几次普通下级军士记录都是拿普通的蓝皮线装本子,大概就是普通记笔录的样子。

(顺便提起这个我突然想到一个点:凌云铠写字画画都不错[笑cry]嗯…其实业务能力挺强,而且就他说之前几乎没人知道他身份这点说明人家虽然有关系但是属于“踏实肯干的富二代”那类?自己干事轻易不拿舅舅名号出来说事儿。不过当然…也有可能是沈炼社障,全部门都知道的事他也不知道这种【。←这么一想回忆开头又觉得莫非一直抢沈炼活儿的就是凌云铠?毕竟有背景,抢起来是方便,老陆也没法子知道他底细得让着他)

哦我说到哪了?说到小裴记本子,沈炼在一边越来越紧张,这时候老陆进来打圆场,直接一点“沈炼明年就副千户了”,然后小裴马上反应:哦不会给你添麻烦的文书一定写得漂亮,马上合本,然后大家互相打了社交哈哈。我的理解和合理联想是:在小裴眼里看来沈炼是老陆罩着的,显然罩的也很成功,如前所述沈炼这么一个官场经验眼看着严重不足外带社障的(正经这属性在这地方混属于死一万次也不多的),居然非但没早死还顺风顺水地混了这么高,而且眼睁着还能即将混的更高,这显而易见是背后有靠山,而这个靠山显而易见是老陆,老陆天天在外打折脊梁换来的地位和力量应该也不是一般两般的程度,小裴冰雪聪明(虽然这词用的很不适当但是我想不起其他可以替代的词了)一看就透,他自己属于没有背景的那挂还因为这个吃过亏被贬,自然对此痛定思痛,遇事非常小心,于是这边他直接先退后,但是他是没有真的放弃的,因为他的出发点理由原本就是不可放弃的,他选择的做法是:先退不直接正面刚,继续收集证据,用铁证钉死他,只要铁证如山就算再大的靠山不也就保不了沈炼了吗?——而我有理由相信,如果不是沈炼有这个背景,这里小裴说不定直接就把他办了,推理大体都成型了,并且他自己应该绝对有自信,证据什么的,先抓起来再说啊?反正这种事锦衣卫也没少干。在有实证(推定)的情况下这么干而不是凭空罗织,小裴已经算是好的了。仔细想想我这是现代法治思维,在对自己推理有绝对自信的情况下古代办案那当然是直接抓起来审啦,不止锦衣卫,多大的清官大老爷也都是这么干的,而且于当时的公理完全不亏的。如果小裴真这么干了,也是于理完全不亏的。

评论(4)
热度(7)

© 黄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