绣春刀2剧情回忆/理解/发散(自用)1

不行我憋不住了我要发lof了!反正这篇肯定也是会写完的…我憋不住了(反正)!

嗯…几乎无改动复制微博,我就不考虑可读性问题了反正是自用,预警:有过度无理性不客观的吹裴,越到后半记忆越模糊破碎可能会有很多记乱了的部分,总之我尽我所能以我破1M不到的RAM努力回忆中……

以下无脑复制微博:

--------------------------------------------------

嗯…收拾收拾思路开始写吧,结果发现隔了几个小时记忆正以秒速潮水一般地消退,很多当时觉得能拍着胸脯说记住了的东西现在都已经模糊了,一些衔接也混乱了起来,只好抓紧写了。

尽可能的记忆一些细节和衔接,与之前做的功课结合一下,并间或有一些相关的联想、个人理解和吐槽bug之类,大概是这样打算的,计划满了2k字就发一次,格式什么的以后有空统一整理了。

因为本来就是带着倾向性去看的,所以会有很大的偏向,涉及到裴纶的部分会尤为关注和联想分析,当然其他人我也有关注啦,不过RAM有限可能就不会那么详细。

以及涉及裴纶的部分很可能带有极大的不客观和非理性【。

以下开始(标号为了防止我自己大脑懵逼):


◆一开始萨尔浒之战,之前不知道是因为画面暗还是影院甫熄灯效应我一直记得这段是夜景,后来看幕后花絮这段是棚里拍的而且像是白天,我一直印象里是不是后期做的夜景,这次特别注意了一下还真是日景,只是烟雾比较浓重,或者是阴天一类,然后沈炼…在这个阶段腰上就插着他那个弩,用的兵器好像也是和后来同样的一把刀(我姑且不论之后公务员是不是应该配发统一装备这个问题算不算bug了)然后郭真,之前看过有人说他可能不是所谓后来咔擦而是本来就是监军太监,这次留意了一下,那人的声音比较尖细,一刷的时候我还以为是个少年(因为声音+精神容易崩溃),现在一想,可能的确是太监,不过监军太监也着甲的啊…我还以为都是坐中军帐穿布衣的那种呢

地上布景里有女真人的尸体的似乎看到了弯刀一类的,然后沈炼1v2女真人那段其中一个摸了一把短刀刺进了他肩下那位置导致他半天起不来的,其实建州女真的相关兵刃我倒是希望也能有达人来说一说?沈炼应该是使用了弩,至于那个拿枪冲过来的撒尿兵被陆文昭撞倒以后是怎么被解决的…我的RAM不记得了…

然后那段2D绘画转制背景(…)我又想到了一点我一直印象中开始是夜景可能也和这段有关,一直把这段理解为日出,现在想想理解为云开雾散也是可以的,毕竟之前一直在下雪铅云密布那种,不过为什么太阳那么低就不知道了(反正那整张画其实都蛮bug的…)

然后这里张译说那段话时的近景侧脸,一行眼泪从他的单目中流下,看过有人夸张译演技说他说哭就哭,我只知钓鱼那段一刷都没注意这段

◆然后镜头一转八年后,明时坊,沈炼查案,这时候殷澄就在喝酒了(一刷时我压根连人都认不清楚),好像喝的还是案发现场的酒…您心真大(不过想想这人能那么不知死活大舌头这人设也还挺统一的,基本就是一个长期喝酒误事的人设)然后派出去找仵作的小兵们回来并带来了被执勤的凌总旗chuang上的消息,殷澄发飙,然后凌总旗带人登场,这里他说了一句沈炼是明时坊的当值上官(大意),不知道这个当值是临时轮换流动的还是就是固定差使,然后把沈炼一行往外支,这里凌总旗的表现还是非常正常的那种下官面对上官的状态,丝毫看不出任何不对来的,然后沈炼吼了一嗓子以后出去遛了一圈(?)这段记忆模糊了,不记得他是去干什么,但是这段的切镜我感觉属于整片里最赞得一段,一边是沈炼在外面查询,一边是殷澄在里面跑火车,火车的内容其实就是作为故事背景的旁白,火车该交代的差不多交代完了沈炼正好遛完那一圈回来把他打翻在地(x)这段整体我觉得特别妙的,作为全片开头交待背景的手法,用侧面的伪旁白方式展现了,不死板,很妙。

然后这一段大家的演技,一开始凌云铠看上去就是很正常的样子,然后殷澄有种狗仗人势的感觉,一上来被执勤总旗撞见的消息传来的时候他很是焦虑,然后沈炼平地一吼以后凌云铠“很符合身份”一样正常的退让了以后马上殷澄就一脸得意洋洋狗仗人势,就差拍屁股做鬼脸冲对面挑衅的那种——这里你家大人虽然官阶高,但是半年捞不着油水的活可见根本就是个被排挤的料,你之前都能为此烦心但是在这种状况下这么容易就得意洋洋,你官阶可是没对面高,不过仗着你家大人一声吼而已,就敢这样跳,也实属拎不清——果然人设统一。然后因为这份得意(不确定有多少是因为他性格问题有多少是因为喝高,因为这喝高其实一直没有特别明显的表现)他才出现了全无顾忌满桌high跑火车的状态,沈炼吼他让他看住现场不让动一根筷子,他显然得了这个势了就毫无顾忌地跳了起来,因为此时凌云铠并没表现出什么而是直接正常地退让了所以他根本心里没弦儿就翘起来了,Again你官阶可没凌云铠高不就是仗个势吗这势还是虚的。然后此时的凌云铠你不是不让我动现场吗那我先画现场记录总行了吧,然后殷澄那火车越跑越离谱他就开始关注起来,其实殷澄一开始跑的时候整个气氛还挺正常的,他说的也不是什么大事,感觉应该是“公务员队伍里消息灵通点的都知道”的那类感觉,尤其此时凌云铠还没露皮,作为半个背景旁白出现时的这段气氛还是挺正常的,只是表现了凌云铠有所留意,直到他越说越离谱,最后开始个人点评魏忠贤(而且用词还十分不当)时,凌云铠才瞬间变脸,虽然沈炼此时赶到把他酒盏打翻但也已经晚了,刚才那句话太超过了,凌云铠找到了他的猎物,像猎豹一样出击了,不动则已,出击必中。其实他问这些话你说不出来谁教你的时候我:前面那些不就是公务员内部消息吗感觉是个人都该知道,真正超过的是最后那句点评,而那句非常浅薄酒桌火车大嘴巴化显然是他个人看法不是谁教的,当然了罗织这玩意就是有了资源想怎么拼就怎么拼了。殷澄这时候才知道怕(也可能是瞬间酒醒了)但是凌云铠发现猎物以后直接猎性全开整个变脸了,事情瞬间难搞,沈炼也救不了他。这段里殷澄看向沈炼的时候沈炼的整个表情变化是非常重的,不只是想要维护一般下属时的那种程度,可能可以说明殷澄真的算是沈炼的“朋友”,不过这点片子就完全没有任何交代也没有任何蛛丝马迹可循了,单凭逻辑推理和合理想象我完全想不出出于什么理由沈炼会和这种人交朋友。

这里有一点疑惑点是凌云铠说你笑了你也笑了的时候,点的最左边的那一个我明明记得殷澄跑火车的时候他有一个回避和恐惧的表现,并没有一起跟着笑而是仿佛反应过来“这很不妥”的惊恐,不确定是不是我看滑了或者脸盲认错人了。

然后是除械时殷澄突然暴起跑路,沈炼这没得选为了保住自己和其他兄弟只能以身作则去抓啊,中间一通对手戏,插入一下殷澄那把小刀,让我想起这里几乎所有锦衣卫都有一件制式绣春刀以外的短兵器,这点也挺符合军事的?现代也有战术匕首…万一长兵被缴械的时候可以近距离格斗用(哦沈炼他似乎没有…他二武应该是弩…)然后沈炼稍微紧张了一下(他第一反应可能是殷澄要反扑)以后没想到殷澄就自杀了,整个这一段的戏我特别留意了一下,沈炼的表情是不一般的,很重的某种表情,和面对殷澄说话时他的一些身体语言,能感觉出来他的非常矛盾,由此能感觉出殷澄可能真的是他够得上朋友级的人,但是反过来殷澄对沈炼的表现却感觉不出这么多,就像是普通的依赖上级的小兵的反应,感觉不到更多的深入私交感,让我怀疑这点到底是导演并没有要求还是演员没能表现出来。正是这个双方的不对等表现让我一直对殷澄是否沈炼真的朋友这点感到怀疑,这次特别关注以后倒是觉得沈炼这边应该确定是了,但是殷澄那边就又很拿不准,这种不对等感造成一种下意识感觉的倾斜不平衡,于是潜意识很难把它理解为确定是那种情感——不知道这个锅到底算谁的,或者又也许是有意为之?

殷澄自杀后沈炼的感情应当是非常复杂的(虽然殷澄到底是沈炼什么程度的朋友、他俩为何会成为朋友这点片子本身完全没有表现,甚至连推理的余地都没给),小船漂出桥洞以后面前对着殷澄的尸体有个凌云铠的镜头,从此以后凌云铠和初登场的感觉完全不同,就进入了一个显而易见特别盯着沈炼的状态了。

PS这里还有一点是很明显的锦衣卫们都是带着口音的普通话(嗯这片里好像就信王是标普)而且是北方口音,是不是都是北京口音或者仿北京口音耳盲我就听不出来了,凌云铠和殷澄都有,挺明显的,除了沈炼一个人超——明显的南方口音[笑cry]

PPS脸盲如我,即便知道也只在最后殷澄自杀那个正面特写时那张脸时才能反馈出来“他是严公子那个演员”,除此之外的部分都是硬是盯着看也认不出来,脸盲真心没救了[允悲]

◆然后应该接的是沈炼去找净海超度殷澄,这里姑且也顺一下时间线吧,之前是第1天夜,现在是第2天日。

净海对沈炼的态度,并看不出来什么特别的,给他画也只是那种普通的“巴结权贵”感,与其说他俩是朋友,给我的感觉更像是普通社会关系,认识,可以交托办事(单方面的,因为权力级差的问题)并没有精神上更上一层的关系了,沈炼的态度,感觉应该是不如殷澄那级别的。就是社会关系而已。然后沈炼揣着画儿往回走,期间闪了一个北斋坐在亭子里的虚镜,然后北斋出现给他撑伞。这里我有个联想,我怀疑这段剧情其实不是“偶遇”,而是安排好的什么,试想,北斋是信王一党的人,他们是有所谋划的,沈炼长期从净海和尚这边拿画,而且只挑北斋的,他十分有理由早就被注意到,对于逆党来说,这绝对是“值得注意可以利用”的对象,潜在的同情者,即便策反失败也可以用把柄要挟的那种。如果信王一党是有意识的与他接触、制造与他接触的机会、用来制造自己一方插入厂卫一方的棋子呢?我觉得这推论也很合理啊。

如果接受上述合理推论的话,那么北斋与沈炼的“偶遇”就是被制造出来的,整部片子的感觉,除了大boss信王,下面的人各种层级上的是棋子,北斋可能并不是在理解这点的情况下行事的,比方说信王交待你要去做XX事,你不必理解为什么要去做,只要执行就行了,大家都是棋子,你只要听命行事,做一枚棋子便好,而现在他们要做的是制造一颗新棋子。一切都是一早就准备好的——按照片中所表现出来的部分,我觉得如此推论也并非不可能,至少找不出与之矛盾的地方。

杨幂的演技吧…这次特意留意以后发现确实,如果按照北斋先生的设定,她显得过于纯/傻白甜了,这可能是表现不力的缘故,但是反过来如果我以上面推论的回路思考,而把这点理解为刻意的伪装,似乎也很通顺了(瞬间真实的北斋就更深沉了起来)←当然,这点就像是我在强行给演技解释找补了,毕竟从头到尾北斋的诠释都是从一而终的那个样子[笑cry]不过若是真找补到底的话,也可以解释成前半是装,后半是真情(虽然外表毫无变化,但是这么脑补我会觉得人物整体形象通顺很多)前期的装作为钓鱼上钩制造棋子的必要演技,后期是发自真心(当然是强行找补,但是我觉得作为对人物(无关演员)的理解这更符合我的一般逻辑,更通顺

(吐槽bug时间:此处我们不讨论沈炼理论上应该是不止一次来寺里找净海也不止一次从他这里拿画如果山间真的下雨是常例的话他怎么会没有带伞这个常识的问题)

◆然后是陆文昭狗腿侍候魏忠贤钓鱼,岸边站满了急奏但是奏不出去的大臣们,此时出现的田指挥使和许镇抚使(不确定我有没有把俩人的官职记串)记得有人提过可能是有删减片段因为片尾演员表有许显纯云云,我想说不…许显纯就是这位啊!不要拿第一部的状态来套他啊现在人可还当着官呢啊[允悲]

然后陆文昭的目的感觉应该是接近宝船案调查圈?(毕竟此时京里理论的头等大事就是搞定这个宝船案,此刻提出想要差事,顺理成章)但是老狐狸魏忠贤没给他机会直接一滑把劲儿卸开了,没敲打到位,应该是没达成目的又赔了脊梁的陆文昭跪在那儿哭,又是一行眼泪流出单目(一刷时我以为是水珠是某种隐喻式的艺术手法,二刷留意了一下确实是从眼睛里流出来的——所谓的“张译说哭就哭”——虽然我有印象的也就是这两段了(主要是后面我关注重心就转移了[允悲]

◆然后镜头转回镇抚司内,大约像是黄昏,陆文昭吃完那条鱼(真节俭啊…[允悲])的办公,先把殷澄销了户(看那箱子是销了不少户不过你们销户都是那么长期存着的吗不定期清一清?)然后支使凌云铠去把北斋办了,结果沈炼这倒霉催偏要跟[允悲]

◆是夜,雨。沈炼跟着凌云铠去办北斋,这里为啥只有沈炼穿着雨具(和第一部差不多感觉),凌云铠却不带斗笠…不过他好像穿了蓑衣一类的但是好像有没有脱的动作,只是外景感觉肩挺宽的…如果他连雨衣都不穿的话这是要表现什么呢?表现凌云铠其实刻苦肯干?(刻苦到能不穿都不穿雨衣吗[允悲])然后凌云铠前门进沈炼后窗锁后路,到此为止其实都是在好好办差的,当然北斋露脸以后就一切都打水漂了[允悲]这里我不确定凌云铠非要强暴北斋是单纯的见色起意还是也有故意挑拨沈炼的思考在,我怀疑有后者,自从第一场他掉皮以后他就很明显的针对沈炼,我的理解像是他看沈炼的反应意识到“这是一个有缝的蛋”,盯紧了总有一天会抓到把柄,就这点来说凌总旗的业务能力也是很强的那一类,只不过他大概能力偏重特化成打小报告这科目了,但是能看出来他“发现潜在问题→扩大问题→把问题坐实成真问题”的能力是很强的,真的很像某种没有猎物就不动看起来很安全一旦发现猎物就雷霆出击紧咬不放的掠食动物(这里面最不好好办差的怎么好像就是沈炼[允悲]别人家本职工作都很认真干啊[笑cry])啊且说也许是带着一点故意钓鱼的凌云铠准备强暴北斋(这里到底真开干没有我好像看到了什么挺动的动作鉴于绣春刀系列一贯的有一些轻微的卖荤段子…emmmmm是说因为把那个挺动的动作理解为【】以至于沈炼拿刀把他从北斋身上逼下来的时候我一直在思考他有没有穿裤子…镜头十分配合的此时不给下半身[允悲]虽然后面他俩马上就打上了理论上应该是有穿的不然来不及[笑cry](不知道古代裤子的结构有没有可能不解腰带只露出那个啥

说起这段打斗我就要控诉了!我说这届制服怎么不行,且不提有人槽过的腌海带了(我姑且把那些累赘物一样的东西理解为是所谓的软甲虽然没有那些的小旗总旗制服看上去也比第一部累赘了不少)我说怎么好像少了点什么,合着你们曳撒的红里是只到总旗为止的?一刷我还以为这届制服全是一抹水儿黑,结果这里看到凌总旗的曳撒其实是有红里的啊!好看啊!结果沈炼的就是全黑…你们上一部百户服可已经是银白了而且剪裁也比这部清爽多了,这部沈炼那裙我几乎就没看出来曳撒的百褶过,倒是凌总旗这里显了一显。这部那累赘还显胖(裴纶想哭)的百户服我姑且认为它是追求写实的考虑了防御力问题吧(毕竟后面还有梗),但是你别的地方设计能不能好一点…以及哎不管怎么说上半身还是显得太臃肿了而且还不显腰!搞的这帮人不换常服都看不出来身材如何,换上常服个个有腰…

这段打斗…俩人的长兵器先后脱手,然后凌总旗果然还有一把短兵?(记忆愈发模糊了…)沈炼就没有,你看你就只能去抢剪刀了吧,所以说你看你干嘛要选弩作二武呢[doge]沈炼最开始插门不知何意,是为了防止北斋逃跑吗?(但是人家还有窗啊你醒醒?)说实话看两遍了我都没看出来这段打斗沈炼是什么时候拿剪刀刺中的凌云铠,一刷时我都以为他那一下是磕的地方不对搞到颅内出血了,明明就像是砸了一下从嘴里冒出来的血嘛,结果最后你居然告诉我是脖子上有剪刀伤口,我就…emmmmm

此役沈炼除了一些顿挫伤收获的大概主要就是左侧腹被凌云铠来的那么一下,看上去还挺深的,以至于他出门追北斋时没跑两步就趴了,嗯,此处先立帖存照以备以后串另一个吐槽话题“你们的伤怎么都好的那么快”系列,今天实在是写不完了还发下宏愿呢看这进度…特么你连裴纶都还没写到[允悲]我看你明天也写不完


(结果最后也并没有2k一发,因为2k装不下一段都[允悲]而一个长微博都tm写不完,我甚至觉得一两天都写不完,照我这个嘴碎程度)- -只希望明天别一觉醒来全忘光了吧_(:з」∠) _

评论(4)
热度(10)

© 黄栌 | Powered by LOFTER